旅行家问吧
旅行家论坛社区
首页 | 焦点资讯 | 行行摄摄 | 美食生活 | 风土人情 | 户外攻略 | 自助游攻略
免费订阅
《旅行家》电子杂志为免费订阅服务。为您搜罗全面的旅游资讯,助您掌握最新的旅游动态。请妥善填写电子邮件,您便会定期收到新的电子杂志。
您的邮箱
您的姓名
纯文字版本
HTML 版本(包括图像)
  
关注度排行
行走在云台山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
行走在云台山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
浮光掠影尼泊尔 伦敦街头秀内衣
浮光掠影尼泊尔 伦敦街头秀内衣
社区精华
网友游记
环游世界
    您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风土人情
张作霖连载之 敢跟张作霖尥蹶子的王永江
发表时间:2009年06月17日 14:20  来源:旅行家论坛  贴主:小色猫  关注度:
正文字号:[ ]      我来说两句
楼主    小色猫    2009年06月17日 14:20

         王永江遗照

    东北大学美国校友会会长张捷迁给王永江的纪念献辞。

    王永江,字岷源,号铁龛,奉天省金县人,生于1872年,是张作霖幕府之中最有作为、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

    王永江擅长理财,精于民政,被世人称为张作霖的“财神爷”,与郭松龄、杨宇霆并称东北“三杰”。我国著名历史学家金毓黻称王永江为“民国时期东北政治人才中的巨擘”。

    1926年初,因与张作霖政见不同,王永江慨然辞职,继郭松龄反奉之后,给张作霖以沉重打击。对此,张作霖曾对人说:“郭松龄以枪杆子伐我,王永江以笔杆子伐我。 ”

    王永江恃才傲物张作霖先打后拉

    张作霖进入奉天后,拥兵自重,手下的文官武将皆对他唯命是从,一些豪绅、权贵也纷纷前来巴结。一时之间,溜须拍马、行贿送礼者络绎不绝,许多人甚至以面见张作霖为荣。唯有时任奉天民政科参事的王永江恃才自傲,常在处理完公事后,回家闭门读《易经》,根本不与张作霖来往。对此,张作霖十分不满,一心想要找机会折折王永江的傲气。

    不久,在袁金凯的推荐下,东三省总督赵尔巽想要任命王永江为署理奉天民政司使。张作霖知道后,故意刁难,问赵尔巽:“王永江是什么人?我咋不知道?他能胜任民政司使一职吗? ”

    听此话,赵尔巽心里有气,但顾及张作霖的势力,便婉转了口气说:“这不关你的事,你就不要追问了。 ”

   张作霖不再追问,但背地里却放出风来:“如果王永江敢担当这个职务,我张某人一定会好好地伺候他。 ”

    王永江听说张作霖扬言要对他不利,害怕张作霖会真的不择手段对付他,因而连忙向赵尔巽声称有病,回到家乡金州避祸去了。

    1916年,张作霖当上奉天督军兼省长后,观念发生了变化。他觉得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们带兵作战还行,要是让他们管理城市、操纵财政,他们实在是一窍不通。于是对手下的亲信们说:“我这个位置得自马上。然而马上得之,却不可以马上治之。如果地方上的贤俊之士有愿意替我效劳的,我们应当不辞卑辞,厚币以招之。”之后,张作霖嘱咐奉天军政两署秘书长袁金凯为他物色人才。袁金凯乘机向张作霖推荐王永江,对王永江之才大加夸奖:“永江乃天下奇才,将军幕下诸君无出其右者。”并劝张作霖:“请将军直释小嫌以就大业。 ”

    其实,对于王永江声冠关东的出色才能,张作霖早有耳闻。当初只是记恨他怀才自恃,才对他进行了刁难。此时的张作霖已坐掌奉天,非常希望王永江这样的干才来辅佐他,因而笑着对袁金铠说:“我哪里是不愿意用王永江,主要是他不屑于来就是了! ”

    袁金凯是王永江参加科考时结下的文字交,二人气味相投,关系密切。袁深知王永江对张作霖心怀疑惧,便对张作霖说:“只要将军对他优礼相待,答应对他言听计从,他也许会为将军效力。 ”

    于是,张作霖派人去向王永江表示相邀的诚意。王永江听到来人说张作霖有请,想起当年之事,心生疑惧,就对来人说:“张将军门前戈戟森列,我这个小芝麻官到了门口,哪里进得去啊! ”

 张作霖明白王永江的话外之音,派人告诉王永江:“王先生到府,张将军将亲自出迎。 ”

    王永江见张作霖确实是诚心相请,也就不再推辞,收拾得整整齐齐前来见张作霖。当他走到将军署时,早已有人迎在门口作为引导,刚进中门,张作霖就已站在正厅台阶下等候了。

    张作霖急忙迎上几步,拉着王永江的手亲切地说:“公何来迟?”王永江淡然一笑:“尚未晚也。 ”

    惹火了汤二虎,刀兵相逼

    1916年11月,张作霖任王永江为奉天警务处长兼省会警察厅长。张作霖对王永江说:“你以前创办警政很有成绩,现在全省警政很乱,地方很不安宁,你去好好整顿一下,不管是谁,不服的就办! ”王永江说:“我接办警务处可以,唯恐我办事认真,怕惹出麻烦来,督军不好办。”张作霖把手一挥:“没关系,我给你撑腰。 ”

    到任之后,王永江雷厉风行,对奉天省警务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顿,严明制度,按章办事。不管是谁,违反警章者一律依法处置。

    奉军五十三旅旅长汤玉麟的部下在省城胡作非为,以往的官府熟视无睹没人敢过问。王永江上任后,汤的部下再一次闹事,并动手殴打警察,王永江下令将闹事者拘留。汤玉麟知道后,派人到警察厅要人,但王永江毫不通融。汤大怒,扬言要带兵包围警察厅,武力胁迫放人。王永江不为所惧,将警察武装起来,并在警务处院内安置了一门小炮,严阵以待。

    冲突一触即发之时,张作霖制止了汤玉麟。汤玉麟咽不下这口气,就派了一个刺客来暗杀王永江。

沙发    小色猫    2009年06月17日 14:21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汤玉麟的刺客悄悄地潜入王永江的住处,映入刺客眼帘的,是位淳朴的、一脸倦色的中年人。当人们早已进入梦乡、夜深人静之时,唯有他仍在灯下聚精会神地批阅文件。时而叹息,时而愤慨,忧国忧民之情清晰可见。也许是此情此景,唤醒了这位刺客的良知,也许是刺客早就听说过王永江的为人,于是,在王永江尚未觉察的情况下,刺客撬门入室,跪在王永江面前,道出了被派来行刺的缘由。并表示,自己背叛了汤玉麟的旨意,只能一死了之,求王永江照顾自己的家小。王永江感动于刺客的大义,扶起他,好言安抚一番,第二天便派人将刺客送到了安全的地方,重新安置了工作。

    刺杀不成,气急败坏的汤玉麟准备亲自去抓王永江。王永江得报后心想:张、汤乃生死之交,我与张作霖相识才多久?这场兵祸虽因我秉公行事而起,但张作霖如不谅解,后果亦不堪设想。思忖再三,便以养病为借口跑到汤岗子温泉躲了起来。

    养病期间,王永江一直在探听省城的消息。听说张、汤双方剑拔弩张,似乎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就直接回到了金州家乡,并派秘书许泮香将一份辞职信转交给了张作霖。

    得知王永江想辞职,张作霖笑着对许泮香说:“王处长想辞职倒不成问题,但现在我是不会批准的。此端万不可开,此风万不可长。我部下的武将看谁不顺眼就闹,一闹我就把人家去掉,那可太不像话了! ”又说:“岷源的胆子也未免太小了,这点事至于如此吗?出了事有我替他担着呢,怕什么!赶快让他回来吧! ”

    殚精竭虑导致左目失明

    王永江返任不长时间,继王树翰之后担任了奉天省财政厅厅长一职。接任前,张作霖对王永江说:“现在的财政收入年不过千余万,不够开支,全凭借债过日子。东北这么大,为什么穷得没钱花?你去接财政厅长,看看毛病在哪?想想办法,该整顿的整顿,该办的办。 ”王永江说:“只要巡阅使信得过我,接财政厅也可以,给我两三年的时间,奉省财政就可以自给自足,外债也可以还清,巡阅使如此抬举我,只恐怕有人会说闲话。 ”张作霖说:“你只管干,我什么也不听。 ”

    当时,王树翰与王永江并称“二王”,两人皆以善于理财而出名。不同的是:王树翰认为一个边疆大吏如果财政过于宽裕,将会助长其练兵攻取的野心。因此,王树翰极力效法老庄自然无为的思想,以“藏富于民”作为治理民政的根本。王永江对此不以为然,认为,理财的目的就是理出财来。所以,他上任后,大力整顿捐税项目和税收人员,制定出奖罚的章程制度,确立税收的定额,使贪污受贿,偷税漏税的舞弊情况大有收敛;又通过精简税收人员,减少虚耗开支,重新清丈地亩,奖励开垦荒地,整顿金融币值等手段,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有趣的是,由于王永江主持清丈土地,过去少报耕地面积者均被清丈查出,引起了隐瞒土地富户的强烈不满。因王永江字岷源,时任清丈局局长的曾有翼字子敬,于是被侵犯了利益的人们就谐音指骂他俩为“万民怨”和“整死净”。但王永江不顾反对,坚决聚敛。经过努力,使奉省财政收入倍增,不仅还清了所有外债,弥补了财政每年的亏空,还有了一千余万元的结余。王永江因此得到一个理财能手的称号,张作霖也认为王永江是自己的“财神爷”,时常对人称赞说:“这可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

    至此,张作霖对王永江更加信任,并打算将其兼任的奉天省省长职位让给他。但王永江认为职位太高,稍有不慎,就会招来后患,于是婉言相推:“财政厅的事就够我办的了,省行政的事,还是另委别人吧! ”

    张作霖真诚地对王永江说:“你不为我,为东北的百姓想,你也应该干,何况我们兄弟相处多年,你有什么信不过我的?只要我交给你去干,以后,省行政事务我就不管了。 ”


板凳    小色猫    2009年06月17日 14:25

    张作霖真情相劝,王永江觉得难以推却,只好说:“你既然如此器重我,我就代你办理省长的事务,但不任省长之名,省长仍归你兼任。 ”

    在整顿奉天财政期间,由于过于劳累,王永江患上了心脏漏血之症,“或逾月而一病,或一月而数病”,但他“顾念桑梓,勉力支持而不自惜”。办理省长事务期间,王永江实施了一系列的新政,使奉天吏治呈现生气,金融趋于稳定,社会治安明显好转,人民生活富足充裕。但王永江也因此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心脏漏血日益严重,左目完全失明。

     敢跟张作霖耍脾气,唯王永江一人

    是时,张作霖依王永江如左右手,对其可谓言听计从,凡遇大事,必定要先听王永江的意见,再作裁决。每逢生日年节,举行贺仪之时,诸将如孙烈臣、张景惠、张作相、吴俊升等,都是整整齐齐地站立在帅府院内的石阶之下,等张作霖走出正厅后,“群伏阶下而罗拜之,独永江不与其列”。每到这时,王永江都是等其他文官武将行完礼后才来拜见张作霖。而张作霖也已事先得到通传,待王永江到达之时,帅府院内专门用于迎接贵宾的垂花仪门已经打开,随着承启官高声通报:“省长到! ”张作霖也早早地在院内笑脸相迎了。进入屋内,王永江只是“长揖而之”,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对张作霖跪拜。奉军老将吴俊升,虽然年长于王永江,但每次见面,都必定以“尊作霖者礼永江”,“视永江与作霖如一人。 ”

    王永江任职之时,用人唯贤不唯亲,为当时人所公认。张作霖麾下如云,亲属众多,但从未见哪个军界将领、帅府亲戚敢到省府求王永江办私事。王永江任奉天省长时,他胞妹的丈夫吴克用,到奉天来找他谋职。王永江被缠不过,只好暂且委派吴为商埠地警署的巡官。不久,吴因宿娼被王永江知道了。尽管这种事在旧社会很平常,但王永江还是在有关此事的公文上批示道:“巡官三月,宿娼两宿,真无可用(吴克用的谐音)也。 ”遂将其免职。

    王永江性格严峻,近于刻薄。奉天洮昌道道尹都林布,是奉天省的老官僚,因身体有病总是请假。一次向王永江续假,王嫌他久病不上班却又不辞职,可谓“占着茅坑不拉屎”,竟在假条上批了“老而不死”四个字。虽然立刻又抹去了,但墨迹犹在,仍清晰可辨。

   还有一次,张作霖有事请他前去商议。王永江等了一段时间后,见张作霖没从内宅出来,立刻站起身对副官说:“我还有事! ”竟转身走了。张作霖听后不但没怪他,还告诫手下人说:“王岷源脾气不好,很难侍候,你们要小心些,好好地做。 ”

    挣的钱,让张作霖一顿炮火都打光了

    1925年底,郭松龄挥师倒戈。一路进军,势如破竹。省城奉天危在旦夕,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张作霖无奈之下,命令副官购入汽油十余车,引火木材若干捆,遍布于帅府的楼前房后,准备火烧大帅府。

    张作霖找来王永江,说:“我现在决定走了,省城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已备好汽油,我走后,就把房子烧掉,让他后来的住不着。 ”王永江一听笑了,说:“现在还不到走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走?就是走,我们一同走,也不能让你一个人走。再说,走也不能烧房子,你在东北多年,也应该给东北人留个念想。据我从《易经》上推算看,待大雪一过,郭松龄就完蛋了。我已经和吴兴权谈过,黑龙江骑兵,驻在辽源一带,催其星夜兼程,我看没什么问题。 ”张听了王永江的一席话,想了想说:“行,岷源老兄,你心里这么有数,我听你的。 ”

    此时的王永江犹如一根“定海神针”。他每天上午10点钟左右和晚饭后,必到张作霖处去一趟,下午三四点钟则到省公署批阅公文。每日和警务处长陈奉璋事先拟好用以安定人心,维持局面的电文后,分拍给各县。同时,将驻守东边道凤城县归省署直接指挥的一个独立营,调到省城并派往巨流河堵击郭军;又催吉、黑两省军队,迅速从侧后方截击郭军。为探听日本对郭军反奉的态度,王永江又派人专门到日本领事馆及满铁本部进行联络,探明了日方的明确态度,使张作霖借助日本之力,以内外夹击的办法打败了郭松龄。


上一篇 张作霖连载之 一生不事二主的张作相 下一篇 张作霖连载系列之 跟了张作霖 终生不再嫁
  论坛相关热门帖子讨论
主题 关注率 帖主 更新时间
世界尽头:法航班机失事的那个岛528曾经的小孩2009年06月17日 09:19
中国同性恋十大城市排行(图)2681会飞的小猪2009年06月08日 09:44
全球变暖:喜马拉雅50年景观变迁588会飞的小猪2009年06月08日 09:02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工信部互联网站备案信息:辽ICP备1000175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辽B-2-4-20100063
中国互联网协会 辽ICP备10001751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