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问吧
旅行家论坛社区
首页 | 焦点资讯 | 行行摄摄 | 美食生活 | 风土人情 | 户外攻略 | 自助游攻略
免费订阅
《旅行家》电子杂志为免费订阅服务。为您搜罗全面的旅游资讯,助您掌握最新的旅游动态。请妥善填写电子邮件,您便会定期收到新的电子杂志。
您的邮箱
您的姓名
纯文字版本
HTML 版本(包括图像)
  
关注度排行
行走在云台山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
行走在云台山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
浮光掠影尼泊尔 伦敦街头秀内衣
浮光掠影尼泊尔 伦敦街头秀内衣
社区精华
网友游记
环游世界
    您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东南亚地区
尼泊尔:触摸幸福 温暖我尘封的灵魂
发表时间:2009年04月24日 11:29  来源:旅行家论坛  贴主:德鲁依  关注度:
正文字号:[ ]      我来说两句
楼主    德鲁依    2009年04月24日 11:29

                                             尼泊尔:触摸幸福 温暖我尘封的灵魂

  为了纪念
  

  这是场期待已久的旅行。期待所蕴具的情感,会让常淡的事物变得生动。而在期待的过程里,无尽的想象已远丰富于旅行本身。在期待里,所有的惆怅与点滴的烦忧都有了忍耐的理由。等着一次盛情的释放,然后,继续沉寂。生活仅仅有瞬间的绚烂夺目,那一刻,就成了我们深刻的铭记。这样的铭记,让我们原谅了自己往日的平庸。

  旅行回来已有五个月,这时的提笔似乎,仅仅是为了,记忆。与记忆里,触动心弦的人与事。

  广州机场
  

  三年前。这是初竣工的新机场。一个人拖着装满全部家当的超大旅行箱离开这座客居的城市。拒绝了任何形式的送别,三年流离的感伤已经深入骨髓,所有的繁华盛宴不能补填落寞孤单,只能,离开。在成长的记忆中,有太多的离开,近乎自我放逐的漂泊,让我在每座城市里都留下了许多生活的印记。一次次,在无人送别的机场,总是在落地玻璃窗后,看着无数起飞的航班,为了生活拥有的能够不断重新开始的可能性,为了心中始终贯彻的一往无前,而热泪盈眶。

  是的。那时。我不知道这座城市有你。如果与你相识。或许,无声的眷恋也会让我驻留,将美丽无暇的时光,以你需要的方式,赋予你。那夜,在华侨村的酒吧前,你的车缓缓停下,我的心紧缩的疼痛。我们一定是相遇过。在露天阳台上,我一定用庸懒的身姿俯在石栏边,见过你,清朗的模样。在高原湖边绝美清冷的月夜下,我就穿越时空,见到过你少年时清朗美好的模样。那委屈无辜的神情,泄露了你少年的秘密。那样的秘密,或许只有我品涉过。知道对不离不弃的依赖,将是永世在内心珍藏的期盼。

  我与你,未曾在相遇的时空相识,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我的遗憾。

  —— 在机场的咖啡厅,终于等见了我将结伴的旅人。POW与两位可爱的女孩。都有各自生活轨迹的苦恼,却都善良率直。对旅行的期待与我一样,不仅仅是对未知世界的猎奇,也希望在不同的时空之外,为自己找到继续行走的力量与智慧。我无法比较,但我知道,我内心纠结的情愫已经,肆意生长,它在可以蔓延的空间,缠绕集结,无法梳理。它在一路的行程上,窥视着我的沉忍,任何细微的机会,都会快速的袭击我,让我悴不促防。就这样,我们,各怀心事,在5个多小时的漫长飞行中抵达了加德满都,一个与神一起生活的地方。

  旅行前与POW无数次的阅读各类功略,它只能指引我们解决问题,却不能让我们发现旅行之美。但解决问题,仍是在语言交流存在障碍的国家,最为重要的。于是我们一致首选,夜宿中国人开的龙游客栈,那里不仅仅有中国式的三餐,还汇聚着大量的中国人。熟悉的面孔与语言,让我们感到安全。这里的三餐,对于我习惯清淡饮食的胃经过一路香辛料理的刺激后,已成如获至宝的美味。尤其是仅在下午时光狂泻的热水,在经过一路毫无征兆的停水停电的尴尬中,绝对是超值享受。第一夜,早早疲倦睡去。而POW,在一楼的小厅里,已经将为中秋准备的冰皮月饼,贿赂了所有旅人。并与其中一位吃的最畅快的花裙子姑娘畅谈一宵。无奈旅行守则中没有定下不许POW和陌生人讲话,也只有任他尽情消磨时光。

沙发    德鲁依    2009年04月24日 11:29

                              游走到尼泊尔去迷失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 猴庙
  

  这就是加德满都。

  藤蔓低垂的三楼阳台外,雨,正在下。阳台上公共小厅有张方桌,正是早餐的理想之所。功略上显示加德满都已不再是雨季,但阴冷潮湿的空气却预示着,雨季还在延续。我们用80R元的价格挤上了去猴庙的出租车。

  曾在明信片上见过四眼天神,在山脚下遥望,正与那双注目四方的眼睛对视,心底顿时有了安静与清省。这异域的神明,已在轻轻的对望里,了然了我心底的不安与疲惫。

  登山的石阶湿滑而陡斜,锈迹斑斑的铁制栏杆冰冷入骨,沿途有几只轻巧的猴子抖落身上的雨珠,空气清凉,只有细微的雨声滴落在身上。金色塔顶在细雨中,也弥漫着淡淡忧伤。树丛边有座小小的廊檐,灰色的瓦顶长满绿色的苔藓,有席地而坐的黄袍僧侣与一名本地女子轻声交谈。从那双美丽的眼睛里看出的清透期许里,必是为了爱吧。在处处神迹的圣地,爱,也是如信仰,让我敬畏。让我,失语。

  与所有历史深厚宗教鼎盛的国家一样,绝美的手工艺隐藏在建筑的全部细节里。地面上精致的铜雕花形繁复,无数的足履便踏,已经铮亮光滑。

  佛塔周边有许多兜售工艺品的小店,奇特的面具,硕大的铜铃铛,手工的木雕…… POW 说,开酒吧,我们。就用这些装饰我们的小店。那会是什么样的小店,风格奇异,皮肤黝黑身形高大的POW会日日欢歌,引朋聚友,而一名纤细的江南女子夜不能寐蓬头垢面的为营生发愁。一身冷汗。但是POW,那样,也未曾不快乐。也未曾,不是一种生活。



板凳    德鲁依    2009年04月24日 12:55

             加德满都是一个谜一样的城市,它用很多办法让人迷失其中。

  加德满都 因陀罗节
  

  在海伦娜二楼的餐厅窗边,探出身看着泰米尔街区独特的景致。美丽的小店铺,都有绚人夺目的各色异族商品。刺绣、挂毯、军刀、珠链、宝石、披肩、雕刻……让任何女子都会狂热的精湛美丽。因为博物馆并不是全时开放,我们东兜西转后,遗憾的返回。雨仍在继续,我们在饥饿与疲惫中新奇的享用了第一顿尼泊尔美食。美食的标准其实是依据各人的胃界定的。所以,之后的旅程,我们仍为遇到一顿改良版的榨菜肉丝面而激动不已。

  庸懒的盛宴后,在雨中的泰米尔街巷,我们意外惊喜的遇见一位精通汉语的尼泊尔人tonny ,他任职于华卫商旅,那是藏在巷口的一家本地旅行社。当我用磕绊的英文想与他讨论短期行程安排时,他标准的中文让我惊讶并羞愧难当。我们信任的将阶段的旅程交付于他,旅行的精彩之处,或许就是这样一次次意外的邂逅。无可预计。

  更令我们惊喜的,这从清晨起延绵的雨,竟是雨神显灵。在加德满都山谷,雨神因陀罗在每年的今天,都会准时的撒播雨露,而全城的狂欢,也就是在今晚。今晚,在杜巴广场,将有三辆金色的神殿战车载着活女神库玛丽全城巡游,而尼泊尔国王也会在王宫的阳台上向女神致敬。我们风似的搭上人力三轮车赶往杜巴广场。

  雨中的地面泥泞颠簸,三轮车夫鼓足了马力狂奔,快被甩出的我紧紧攥着车蓬上一根横梁想提醒车夫我们不是很赶时间的,正酝酿着蹩脚的英文,身边蜂拥的人群却从四面八方汇来,与我们同一方向飞奔,像是西班牙斗牛节的场面,不幸的是,我们就是那头气喘的牛。还没来得及定神思量,三轮车已驶过小街巷猝然停下,我们的眼前,在开阔的杜巴广场上,是令人惊叹的无尽的人的海洋。那是无比快乐的盛装人群,洁白的纱丽上飞溅的泥渍,额上点着朱红的痣,狂喜的热情欢唱,屋顶上,阳台上,殿宇层层的阶梯上,触目所及,都是欢跃的人群涌动,而白色的美丽皇宫,就在不远处,闪耀着至尊的光辉。仪式的过程我们无法深入领会,未睹容颜的活女神也只能想象着她的纯真美丽。但那欢潮的场景,却让我永生难忘。

  —— 最简单的快乐,释放的力量,却能片刻震撼我。在日日生活的城市,似乎没有什么节日能让我动容。一切都要被赋予价值的讨论其客观存在性,在陀螺似的生活节奏里,节日亦或日子,已经无关重要。在精致的容状后,才华也如同袅袅云烟,只在那细长的瓶颈里穿行。那些激赏与艳慕,只在光华的瞬间脆弱的闪耀。用智慧所构筑的稳健生活,也在疲倦时如负累,提醒着得失的权衡。我在平衡木上舞蹈,那需要的绝妙舞姿,却没有锻造我百练成刚的身形。我依然,在你的面前,成为了心机殆失的小小孩童。

  那个昏暗的午后,大人们在楼下情感充沛的交谈着,琐碎的倾诉,却无关,一个人的幸福。我藏在阁楼上疲倦的睡去,醒来,空气中尘埃弥漫,心底是另人窒息的无边空荡。这空荡,在之后漫长的时光里,用无数的欢爱都无法填补,它如同一个巨大的洞口,吞噬着一切可能蓬勃汹涌的情感,没有回声。其实,它,仅仅需要一个温暖的手势。你的手,在那夜,轻抚着我的长发。我的心,温实而平静,泪无声落下,只想紧紧拥抱你,用我一切的力量。


地板    德鲁依    2009年04月24日 12:57

                              尼泊尔:与尘世最近的天堂

  奇旺特 丛林探险
  

  仅仅四个小时的行程,我们的车已经到了奇旺特。空气变得潮湿而粘热,像是有一只正在融化的黏稠的冰激淋,将发丝缕缕的粘在额头与后颈上。奇旺特是季风气候,十月正是理想的旅行季节。这里有婆罗双树森林、沼泽和连绵的草地。这里有老虎、大象、犀牛、鳄鱼……飞禽走兽, 声名显赫。为了不成为庞然大物们的免费午餐,我们决定住在小镇索哈拉。

  车缓缓驶进一个美丽的小花园,热带植物热剌剌的盛开着,大蓬大蓬的花朵,白如山茶,镶嵌着粉色花边,如同盛大的演出。树干高而笔直,翠绿的精细的枝叶,像是手工剪纸般的巧妙形状,又有玫瑰红色的大簇花苞如丹蔻般在树枝间招摇,花团中,白色的凉亭可爱宜人。灰色屋檐的低矮小楼外,宽大阳台的躺椅上可以享受着习习凉风,这正是我们喜爱的住所。卸下背囊,在凉亭的方行长桌上,我们喝着当地人一种叫 的茶,还有珠峰牌啤酒。片刻休憩的安娱自在,有时要比旅行本身的主题更为重要。在风景里如果没有一刻的驻足停留,在宽缓的河流边凝望,在暮色的山群间远眺,在屋檐下的一次避雨,在山边茅草小屋的一杯冰啤酒……我们就无法记忆旅行本身。

  旅馆中似乎只有我们一行客人,也似乎不常来客人,透过厨房的窗子,看着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挤在一起忙的团团转。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终于等到侍者欢喜的为我们依次端上餐前汤、主食……我们立即掖上洁白的餐巾,笔直的端坐,想像绅士与淑女一样优雅的使用刀叉品尝美食并轻声交谈,但,摆在我们面前的汤碗里,竟然是,分明是方便面汤!一碗稀薄的方便汤!看着侍者淳厚的笑容,我们确认这是他们用心准备的美味食品,只是刀叉是无用武之地了,POW埋头捧着汤碗,开怀的喝了一碗又一碗。主餐是炸鸡,份量也诚恳结实。

  我们酒足饭饱后,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步行去了小镇的路口。在那里,我们的大象和我们的驯象人正在等我们,我们将在奇旺特的丛林里,做一次真正的穿越探险。我手足并用的爬上高高的架子,为了能顺利的骑到大象的背上。大象貌似温顺安良,我们的驯象人也显得淳朴可亲,我们只能忐忑的将自己交付于他,一头体强力健的象和一名经验丰富的驯象人,在猛兽穿行的丛林里,是我们唯一的依靠。驯象人是个眉目俊俏的年轻人,一身棉白的衬衫,黝黑如炭的皮肤上渗着细密的汗水,赤着脚,轻巧的攀着大象鼻子跃上象背,身姿挺直的带着全副武装的我们缓缓上路,象君王般神武,如出宫巡视的仪仗队,只是我们为了避免在摇晃的象背上被不小心甩飞出去,奋力的紧抓木象鞍的扶手,个个畏首缩脚面目仓皇,来不及威严肃穆。

  象队在乡间泥泞的路上缓慢行进,远处宽缓的河流,在田野间静静流淌。旅行中的疲惫、潮湿、疾病、汗水、灰尘,颠簸的车厢,胃痛、眩晕、炎症、晒伤,彻夜不眠……在这一刻,安静下来。隐忍着所有的抱怨,默默行走,这是追随你的唯一方式。

  在路边经过一座简易搭建的茅草棚,地上铺着大捧干净温暖的干草。驯象人告诉我,这是这只大象的家。大象出生时,驯象人就需要认养它,并要照顾关爱它,终其一生。我们这只大象性情沉稳,明显有别与前面一只顽皮的象。一路,那只象似郊游般快乐,粗粗的长鼻子到处卷着树枝送进嘴巴大嚼,树枝简直是它的珍馐美味,而它背上的旅人,摇摇晃晃着还要紧护着头,以免被枝干划伤被树上坠落的小虫咬伤,我们紧跟其后,一路庆幸不已。

  象队在一片开阔的草地停了下来,草地上美丽的小鸟展开绚丽的翅膀飞走。几名驯象人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最后,分别骑上各自的象,再次出发。

  河水湍急,象队开始涉河,像是飘摇的小船,担心前面那只坏脾气的象用长鼻子把我们卷进河中央。涉过河对岸,正是丛林入口。

  童话王国那奇异的绿色世界,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树枝如藤蔓缠绕着树干,是婆罗双树独有的树姿,地面积着厚厚的绿色树叶,树茂盛的遮阴避日,见不到天空,世界静的只有我们自己的声音。我们在迷宫般的丛林里,如小兽般穿行。大象成了我们最安全的庇护。厚实的地面处处玄机,无法辩识方向的森林里,形迹可疑的声响暗示着猛兽就藏在我们的身边,或许还有一双炯炯闪亮的眼睛在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我们。泥土,青草,枝叶的气味里混杂着动物的体息,我们的大象,异常警觉的行进,驯象人回头提醒我们收紧所有的领口,袖口,裤脚……总之,是一切可以让不明身份的小虫可以爬进去的地方。坐在高高的大象上,感觉像丛林里的猴子,树枝上蔓结的蜘蛛网上,盘踞着凶猛的蜘蛛,那神态如百岁精怪,我真希望能钻进一只布口袋,这神异的世界里,另人处处不安。丛林里,我们汗毛颤栗不知时日的游荡,而有预谋的围猎,也已开始。我们诚实善良的驯象人非常坚定的认为,我们丛林穿越是多么期待能见到那些奇难一见的大名鼎鼎的独角犀牛、孟加拉虎、土狼、豹子……四头象,开始有战略的围攻,我们屏住呼吸,惊恐的睁大眼睛,还好,瞬间比我们还惊慌的跑出一只可爱的小鹿。驯象人锲而不舍,一次次发起围攻。庆幸的是,都是温柔的小动物。我们真是不知道,没有看到猛兽,到底是我们不幸运,还是我们的幸运呢。

  在潮湿的丛林穿越整个下午,大象也如我们一般疲倦,象队终于缓缓朝着光亮的方向行进。暮色的天空,云在霞光中舒展,飞鸟在天际划过,我们的象队,在芦苇荡中穿行。轻盈的蓬草轻轻一吹,绒花飞扬。这是一天最愉悦的时光。暮色的塔鲁族村庄,低矮的结实的泥土小屋,有柔暖的火光,光脚的孩子,仰着纯美的笑脸,羞涩的向我们问候。河水依然静静流淌,荧火虫在墨绿色的田野如星光闪耀。我们淹没在无边的暮色里。

  大而圆的月亮,在田野边升起。温黄的光泽,映衬着同伴的脸,她们都是那样的年轻美好。



第5楼    德鲁依    2009年04月24日 12:59

                                   尼泊尔

  奇旺特 月夜
  

  停电。

  在黑暗中淋浴。衣着邋遢,裤脚泥渍,头发蓬乱,不施脂粉,内心潮湿,这是旅行中的一贯样子。端庄、雅致、美艳、妖娆,这样的女子,只在城市里。POW在爱慕着一个城市中这样的女子。远远注视他,穿透他的心底知道他的焦虑。每个人都在焦虑,为各自的心事。我们都在瞬间想拥抱对方,但又瞬间敏感的离开。了解对方,不仅仅需要时间,还需要耐心与智慧。POW未曾见过我生活中无懈可击的笑容,我也未曾见过他柔情缱绻的模样。我们对自己与周遭,都一无所知。这样的迷失,有时会让我们气馁之极。

  月夜的索哈拉小镇,美丽寂静。灯火通明的小店,也有手工雕琢的朴素的工艺品。我们随着很多旅人走进路边的小剧场,塔鲁族人的表演,即将开始。这是我见过的最简陋的剧场。没有任何华丽的修饰,小小的舞台,地板已经磨旧,墙壁驳落,空气中弥漫着陈旧潮湿的气息。一位面容尊严的长者从容的走上舞台,在旧暗的红色丝绒的幕布前,情感充沛的讲述着开演的故事。幕布缓缓拉开,在一群鼓手节奏感极强的鼓声里,长者开唱。小小舞台瞬时有了光彩,无知无畏的光彩,质朴的表演里,只要感知,我们听不懂的语言,也成了旋律。一次一次,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回报他们诚恳的表演。欢潮时刻,也是落幕时刻,剧院散场,我们随着人群离开。月光,清澈皎洁,在这样纯净的夜晚,让我心潮如水。与POW沿着小街的店铺,散步。偶尔也走进小店里,挑挑捡捡朴拙的小象雕,拿起,又放下。晚风清凉,墨色的天边,有几颗小星,晶莹闪烁。

  与POW回到旅馆的花园凉亭里,侍者送上两瓶冰啤酒,听POW讲柬埔寨旅行的故事。这样的夜,温暖芬芳,在我的生命里,不可多得。

  —— 爱,是温暖的,有光泽的,气味芬芳,可以穿越身体,直抵灵魂。

  在细缓的微暖的触摸里,身体仿佛一株散发清香的植物,瞬间绽放。一切美好的触觉,留在皮肤的记忆里,产生质感的幻觉,如掌心上的古玉圆润剔透,如耳边一个温宛沉实的声音,如一次指尖细微的触碰,如紧贴身姿的柔软棉布衣,如晶莹杯盏盛装的甘甜的普梅饮……

  时间是这样静默,起伏的幻觉痛楚的让我决裂。

  我潜入3000米的海底等待与你交会,漆黑的发丝如海藻般散落,丰盈而妖娆。阳光穿透深蓝的海水,幽暗的绿色生物在身边集聚。时光如尘埃,在光线中漂浮。世界如此寂静,我在亿万光年流转间,深情的等待。

  我知道,你已经将我遗忘在这深深的海底。浮出这冰冷的海面,陆地与岛屿,都会让你温暖自在。你的身上仍带着涉水而过的潮湿,在翠绿的小岛上,细软的沙砾在阳光下闪耀,大簇的花朵清透红艳,洁白的水鸟划过水面,一切良辰美景,宛若天阙。你终于抵达。我看到你在岛屿,一如我抬起头,听飞鸟远去的声音,你笑容纯真,再无眷恋。

  你还记得抚摸过我的发丝吗?在你出发的时候。我担心你遗忘了我的气息。我想整夜的拥抱你,在我们能够相见的时候,即使苍老,你依然可以记起我,我的气息。也有这样微小的一刻,你与我十指紧紧相扣,你依偎在我身边,你洁净的下巴抵在我细小的肩上。我知道这一刻,我的爱已经穿越你的身体,留下疼痛的印记。

  我依然,潜伏在海底。世界荒芜,寂静无声。我的船没有来,我无法上岸。我在冰冷的海底,在回忆里凝望你。凝望你,与无比深切的,想念你。

  我是这样的,想念你。

  奇旺特 独木舟漂流
  

  POW,站在岸边。唯唯诺诺的,不肯上前。

  一只狭窄的独木舟,停在岸边。我们要在美好的上午时光,乘坐小小的独木舟在RAPTI河上漂流。宽阔的河流里,藏着著名的印度鳄,泽鳄,总之,就是凶猛的大鳄鱼。我们旅行守则中第一百零一条明文规定“意见不统一时,少数需服从多数”,守则的权威性不能动摇,POW在一比四的悬殊差距中,被众人推上船首。阳光静静的照耀着河岸,孔雀在林间闪耀着斑斓的羽毛,小鹿停憩在柔软的草地上,一只通身蓝艳的小鸟停在枝头。水流的声音和船夫摇浆的声音,在空气中久久回响。危险,在这样静谧的时候悄悄来临。石头一般颜色的鳄鱼张大嘴,雕刻一般卧在岸边,一动不动,眼睛却默默注视着我们独木舟的方向,再仔细一看,何止一只,岸边,河里,不远的树林,都如石雕,让我们惊慌失措。这才想起来,我不会游水。再一问,整整一只独木舟,除了船夫和POW,竟无一人会游水。其实,会游水也无用处。我们的小舟,在鳄鱼们的检阅下,缓缓的,缓缓的,终于驶向岸边。

  岸边,穿过宽阔的草地,是大象繁殖中心。在入口处,当地人在兜售一种小饼干,是由蜜糖和大米包在叶子里制成的,据说,是小象们最喜欢的甜食。我们带着小饼干,来到繁殖中心。小象们野性难驯,还未教化好,在腿上都锁着粗重的铁锁链。仅有两只小象被放出来与游人亲密接触。这应该是两只品学兼优可以得小红花的小象,可爱憨直的样子,摇摆着奔来,用灵巧的鼻子卷走我手中的饼干。场面一时失控,我差些人仰马翻。小象终于在抢光最后一点饼干屑后,卷卷鼻子,大摇大摆的走开。

  而我们在奇旺特的行程,也要接近尾声。我们回到旅馆,告别了侍者,再次背起行囊赶往博卡拉,车窗外,天气晴朗,远山葱翠,一群穿着洁净的蓝色制服的学生骑着脚踏车飞速的驶过我们的身边,青春飞扬。传统与现代,文明与原始,在这片土地上,和谐共融。

  我喜欢这里,也要,记住这里。



第6楼    德鲁依    2009年04月24日 13:02

                             博卡拉

  博卡拉 鱼尾山庄
  

  这是闻名世界的旅馆。

  1980年,查尔斯王子也曾下榻过此地。

  它藏在费瓦湖一个树木葱郁的美丽小岛上。

  侍者会摇着小船,在碧绿的费瓦湖上的接送尊贵的客人往来小岛。

  我们一行人下了车,站在 FISH TAIL LODGE 的牌子下,拍拍身上的尘土,小岛上的侍者立即拉上绳索,小小的四方浮桥缓缓的在湖面上划过。阳光出奇的好,明晃耀眼,费瓦湖水,翠玉般墨绿,泛着微微涟漪。心被眼前的美景融化,这不是旅行,这是绝美的度假时光。再不用舟车劳顿,戎马行装,我们终于像绅士与淑女一样,在侍者恭谦的笑容里,付上小费,住进了我们的房间。整个小岛就是一座热带植物的花园,红艳热剌的花朵开遍每个角落。鹅卵石铺成的小路通向每个安静的房间,树枝上摇晃着铁皮雕花的灯罩,古朴美丽。房间都是一个有青石屋顶的低矮平房,门前有小花园,白色的凉椅,可以在室外喝下午茶。房间更是可爱,在窗边有长长的卧榻,依在窗边,可以看湖光山色。山,是鱼尾峰。如果天气足够好,还可以看到云雾缭绕间积雪的山顶。

  这个下午,我们身心舒展,睡在躺椅上,看着青黛色的山峦、漂浮的白云、天边的飞鸟,像王子与公主一样,优雅的生活。

  小岛上,还有座露天的小游泳池,POW跳下去游泳。透蓝的池水里,只有POW一人,像只海豚一样灵巧。生活,就是该这么美好。

  晚餐也是浪漫的烛光晚宴,圆形的餐厅依水而建,宽大的落地窗外,就是宁静的湖水。我们喝着红酒,吃着新鲜的湖鱼,时间,也缓缓停滞。

  午夜,小岛上寂静的只有虫鸣。一人披上外衣,光着脚踩着青石子小路,沿着湖边散步。月光映衬的面容,也皎洁无瑕。这是一个女子最美好的时光。在这样的时光里,爱,应该是与幸福无限的靠近。

  —— 幸福,始终是遥不可及的。可以直抵灵魂的爱情,因为深沉与不自知,却可以偶尔靠它很近。

  那些在成长经历中无法示人的痛楚,会噬咬掉关于爱的许多坚持,在人生的某一刻,因为极度的卑微与绝望,我们会以安全与信赖为代价,交换出我们肤浅的爱情,为了能靠近幸福。

  而那一刻,我们丢失了自己的智慧。幸福,依然渺茫。浅淡的爱情所构筑的生活,如一面湖水。安静光华的湖面下,暗流涌动。物质的尘砂弥漫着眼睛,有时,我们用盲了的眼与心去生活,惧怕清醒时刻,繁花落尽的荒芜。而我们不知道,藏在心底的纯粹的爱情什么时刻会敏锐的惊醒,穿越身体,在偶尔的瞬间,触摸到幸福。

  我触摸过幸福,那是,在拥抱你的瞬间。



第7楼    德鲁依    2009年04月24日 13:04

博卡拉

  博卡拉 鱼尾山庄
  

  这是闻名世界的旅馆。

  1980年,查尔斯王子也曾下榻过此地。

  它藏在费瓦湖一个树木葱郁的美丽小岛上。

  侍者会摇着小船,在碧绿的费瓦湖上的接送尊贵的客人往来小岛。

  我们一行人下了车,站在 FISH TAIL LODGE 的牌子下,拍拍身上的尘土,小岛上的侍者立即拉上绳索,小小的四方浮桥缓缓的在湖面上划过。阳光出奇的好,明晃耀眼,费瓦湖水,翠玉般墨绿,泛着微微涟漪。心被眼前的美景融化,这不是旅行,这是绝美的度假时光。再不用舟车劳顿,戎马行装,我们终于像绅士与淑女一样,在侍者恭谦的笑容里,付上小费,住进了我们的房间。整个小岛就是一座热带植物的花园,红艳热剌的花朵开遍每个角落。鹅卵石铺成的小路通向每个安静的房间,树枝上摇晃着铁皮雕花的灯罩,古朴美丽。房间都是一个有青石屋顶的低矮平房,门前有小花园,白色的凉椅,可以在室外喝下午茶。房间更是可爱,在窗边有长长的卧榻,依在窗边,可以看湖光山色。山,是鱼尾峰。如果天气足够好,还可以看到云雾缭绕间积雪的山顶。

  这个下午,我们身心舒展,睡在躺椅上,看着青黛色的山峦、漂浮的白云、天边的飞鸟,像王子与公主一样,优雅的生活。

  小岛上,还有座露天的小游泳池,POW跳下去游泳。透蓝的池水里,只有POW一人,像只海豚一样灵巧。生活,就是该这么美好。

  晚餐也是浪漫的烛光晚宴,圆形的餐厅依水而建,宽大的落地窗外,就是宁静的湖水。我们喝着红酒,吃着新鲜的湖鱼,时间,也缓缓停滞。

  午夜,小岛上寂静的只有虫鸣。一人披上外衣,光着脚踩着青石子小路,沿着湖边散步。月光映衬的面容,也皎洁无瑕。这是一个女子最美好的时光。在这样的时光里,爱,应该是与幸福无限的靠近。

  —— 幸福,始终是遥不可及的。可以直抵灵魂的爱情,因为深沉与不自知,却可以偶尔靠它很近。

  那些在成长经历中无法示人的痛楚,会噬咬掉关于爱的许多坚持,在人生的某一刻,因为极度的卑微与绝望,我们会以安全与信赖为代价,交换出我们肤浅的爱情,为了能靠近幸福。

  而那一刻,我们丢失了自己的智慧。幸福,依然渺茫。浅淡的爱情所构筑的生活,如一面湖水。安静光华的湖面下,暗流涌动。物质的尘砂弥漫着眼睛,有时,我们用盲了的眼与心去生活,惧怕清醒时刻,繁花落尽的荒芜。而我们不知道,藏在心底的纯粹的爱情什么时刻会敏锐的惊醒,穿越身体,在偶尔的瞬间,触摸到幸福。

  我触摸过幸福,那是,在拥抱你的瞬间。



第8楼    德鲁依    2009年04月24日 13:06

                                  街边水果摊

  博卡拉 萨郎科山 日出
  

  凌晨,我们起身。远处的山峦,在漆黑的天空下只有模糊的轮廓。我们要去萨郎科山看日出。在萨郎科山,可以看到喜马拉雅山脉的全景。道拉吉里峰、鱼尾峰、安纳布尔纳峰几座著名山峰也都可以一览无余。车缓缓驶上山路,空气清冽,深蓝的天空群星闪耀,山坳里村落的灯火也交相辉映。山顶,有个小小的观景台。摄影爱好者已经支起三角架,等待日出。

  天边,一抹霞光映红了云彩。我们屏住呼吸,云彩渐渐散去,霞光映亮天际,彤红的太阳喷薄而出。几座山峰,也在光芒里若隐若现。

  下了山,正是天气晴朗的早晨,在路边小店吃过早点,我们前往博卡拉机场,我们要乘坐小飞机飞越喜马拉雅山脉。

  在停机坪上,一株开满花的树枝繁叶茂,我们的小飞机,停在树旁。

  开始紧张。飞机上只有两排位置,中间是狭窄的通道。十人左右的座位。美丽的空中小姐发给我一张报纸和两团棉花,当地文字的报纸我是看不懂的,棉花是用来堵住耳朵的。小飞机通常噪音极大,并且不平稳,我立即搜出呕吐袋,以备不测。

  飞机顺利起飞,或许是天气晴好的缘故,飞行的安全又平稳,旋窗外,云海翻腾,喜马拉雅山脉,皑皑白雪覆盖的山峰就在我们身边。美景壮阔,言语无法赞美,这一刻我相信神明,这无与伦比的绝美山姿必是神迹。

  纳加阔特 喜马拉雅观景台

  少有攻略提及这里。

  即使是时下最时尚的几本书,也只翩翩带过。

  只是一句话,触动心弦。这里素称喜马拉雅观景台。

  驱车经过盘旋的山路,视野开始开阔。苍绿的高山,凉风习习。我们经过山中的小镇,已是开至海拔2000米的山顶。VIEW POINT HOTEL 就在山顶。这是这座山上最高的旅馆。旅馆的楼梯陡峭。房间外有长长的廊檐,远处群山苍茫,二楼有座飘空的大阳台,似在空中的船只上宽敞的甲板。瘦而修长的英国女孩面对着群山在练瑜珈。还有安静的法国男人坐在椅子上看书。

  空气,清澈干净,夹杂着花草的清香。黄昏的柔软光晕里,群山、云彩、飞鸟、树木……都沉静下来。

  我也静静的坐下,呼吸与冥想。

  夜晚,我们带着手电沿着山路步行,山边,有家夏尔巴餐厅,一排白色的小凉亭紧邻山边。山里温差大,冰冷的山风吹进衣颈。还有座美丽的白色小房子,玻璃窗上都是水汽。房间里很暖和,一只大黄狗蜷在椅子上酣睡。我们点了红酒,在蜡烛摇曳的光影里,POW的脸旁,俊秀而生动。有好听的音乐响起。轻轻浅浅的,有鼓声、吉他声,韵律极佳的混合在一起,如流水的声音,舒缓甜美,在心涧低回。问侍者,才知道这好听的音乐是自己的乐队原创的。在这深山顶上的小镇,能有这样水准的乐队,让我惊讶。我们付钱请侍者替我们刻下了几张碟,要把这样好听的音乐带走。

  走出餐厅,空气清透而甘甜,冷冽的风冻冰了掌心。寂静的山谷里,仰头长望,星光在蓝丝绒般的夜空里,钻石般晶莹璀璨。世界静寂无声,我在星空下,泪光闪耀。

  —— 你是我的星光。在我无穹的天际,寂寞闪耀。在烟火的世俗生活里,所有流转的时光,都成为印记,铭刻在我的身姿,让我沉静。我不再渴望倾诉。争吵、隔膜、冷漠、固执……我们许多人这样对峙着,终其一生。如果再有一些缺憾,无法弥补的缺憾,我们就只能站在两岸,观望,而永不靠近。我们很多人在一起生活,却未曾片刻靠近。我亦如此,站在我的岸边,无力泅渡。

  少年时,亲人离散,无音无息,找寻与等待,噬咬着我一切的情感。我在成长的年岁里,也想象着他的年岁与容颜。那一年,停留在广州,在热闹的东风路口,一个苍老的熟悉背影在眼前蹒跚而行,破旧的衣履如梦中所见。不顾一切的让司机停下车,在人流如潮的十字街口,飞跑的狂拥住他,一张陌生的脸。是绝望还是释怀,蹲在街边,失声痛哭。

  那之后,再未放声哭泣。习惯隐忍着,在影院,心情苦痛时,看着荧幕上的人情真意切,自己已泪流满面。

  我度过安然若素的生活,也曾锦衣夜行。却从不倾诉。

  你的抚摸让我宛若少年,你掌心的温度瞬间穿透我的身体,温暖我尘封的灵魂。我瞬间相信,一生一世真实存在,就可以这样,在你的温度里,真实存在。我有勇气,不惧怕消失的去爱你。

  你是我的星光,即使在亿万光年外,我依然会穿越时空,触摸到你。


第9楼    德鲁依    2009年04月24日 13:09

尼泊尔:触摸幸福 温暖我尘封的灵魂

  纳加阔特 云海
  

  清晨。推开窗。睡意皆醒。

  山峦隐褪,云海翻腾。我的房间,似在云海间漂浮。这是真正的云海。洁白的棉絮般的云海,也有浪潮汹涌的姿态。第一次见到云海中的太阳,伸手可及。我要记下,这绝美的云海。

  巴德岗 古城
  

  一座城就是一座博物馆。

  说的就是巴德岗。

  历史与艺术,无处不在,触目可及的建筑里,黄金门,孔雀窗,雕刻工艺精湛,精美绝伦。看不到植物与花朵,耀眼古迹的城市里,在阳光下,灼热眩晕。石板的街道四通八达,神殿、水井、水槽,除了实用之外,都是令人惊叹的艺术品。即使在一个小水果铺下,杂物堆积中显露出的半块石柱,竟也雕画刀刻,繁复的花纹饰样里,分明讲述着远古的生活。我指尖轻触过的,都是百年的遗迹。有多少神灵在这座城,庇护着它如此完整,美好的依然留存。瞬间爱上这座城,灵魂里,百年前也曾经生活过于这里。不陌生,却有无法解释的眷念牵挂。那时必也以纱丽遮面,清澈的眼底也有俊朗的恋人。我一定是缱绻的爱过,然后分离。空留悲伤,在几世轮转,依然眷爱。于是,终于回来。

  黄昏里,古城美的让我沉陷。鸽子在广场的殿宇上自在的停歇,金色的神殿端详淡定如神的微笑。在街边一个堆满铜器的店里,细心选下一只神态鲜活的铜马与两只雕着花叶的铜碗,竟是论斤量来卖。这是我的城,极爱的城。夜色里,铜铃在屋檐下,在风中脆响。悠扬的穿过城的天空。

  我们住在Bhadgaon Guest House ,正对着广场的,顶层有私人花园的房间。站在阳台上,俯视这夜色下的城,热闹繁华却也寂静荒芜。我眼前总浮现它前世的样子,城的貌未变,只是城中的人变了。前世的女子,莲步轻移,在清晨的广场边水井汲水,远处,有人轻唤她的名字,清晨的城,阳光浅淡,雾气弥漫,女子回转过身,宛然一笑。就这样,前世今生。都在回眸,都在找寻。

  —— 10月2日,我的生日。晚餐时,POW为我定了巴德岗古城里最好的生日蛋糕。我没有告诉他,我十多年,未有过生日蛋糕。即使,生活安定后。

  一年前的此天,仍旧有POW,是在西藏的八一小镇。那夜,月光无暇。

  谢谢我旅行的友人。我未曾带给你们快乐。但我心底爱你们,却无法言说。

  这一次的旅行,结束了。

  后记
  

  平淡无奇。

  这样的文字,不能动容你的心。

  第一次这样经历写字的痛苦。时间无暇,内心汹涌,想对你倾诉。于是只有,在机场,在飞机上,在出租车上,在等待业务商洽的片刻,在结束的商务餐的餐桌上,在咖啡吧,在酒吧,在同事聚餐后的火锅店,在沙发上,仅仅能写几句话的间隙,都会写字。于是,文字凌乱,如我潮湿凌乱的内心。不知如何回忆,并输理回忆。不知从何倾诉,不至于令你突兀。所有片段的文字,能连贯上,是因为一直延绵的思绪。这样潜藏的思绪里,某种意念,如深海的潮水,瞬间将我淹没。这潮水里,是分明的,前世今生,我无法忘却的,爱念。

  我想用文字,纪念。你永久的存在。

  上海的这一夜,大风呼啸,穿透身体。在飞机的舷梯上,远望出的灯火闪亮。那一刻,我无比深切的,深切的,想念你。

  未来深不可测量,我只能在宛然转身中,找寻你。

  找寻你。



上一篇 泰国:从清迈到苏梅 那些散落海边的风景(组图) 下一篇 印度洋明珠 斯里兰卡的前世今生(组图)
  论坛相关热门帖子讨论
主题 关注率 帖主 更新时间
印度洋明珠 斯里兰卡的前世今生(组图)3115情非¤得已2009年04月17日 13:41
泰国:尽情狂欢 在私家海滩宽衣解带2731执子之手2009年04月17日 11:03
泰国:火辣迷情 潜入那一片深蓝(图)5317最爱多情少妇2009年06月01日 14:11
越南记忆:“惊心动魄”的美丽(图)3191☆北方小狼★2009年04月10日 09:42
马来西亚不得不去的六个地方5507哈利々波特2009年04月08日 14:00
跟着《贫民富翁》游亚洲最大贫民窟(组图)10909寂寞味道2009年04月06日 12:26
一个也不能少 印度佛教八大圣地(组图)4530火舞耀阳2009年04月02日 10:06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工信部互联网站备案信息:辽ICP备1000175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辽B-2-4-20100063
中国互联网协会 辽ICP备10001751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