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问吧
旅行家论坛社区
首页 | 焦点资讯 | 行行摄摄 | 美食生活 | 风土人情 | 户外攻略 | 自助游攻略
免费订阅
《旅行家》电子杂志为免费订阅服务。为您搜罗全面的旅游资讯,助您掌握最新的旅游动态。请妥善填写电子邮件,您便会定期收到新的电子杂志。
您的邮箱
您的姓名
纯文字版本
HTML 版本(包括图像)
  
关注度排行
行走在云台山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
行走在云台山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
浮光掠影尼泊尔 伦敦街头秀内衣
浮光掠影尼泊尔 伦敦街头秀内衣
社区精华
网友游记
环游世界
    您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欧洲及俄罗斯、远东地区
北爱尔兰涂鸦解读
发表时间:2007年12月24日 16:16  来源:旅行家论坛  贴主:生鱼片  关注度:
正文字号:[ ]      我来说两句
楼主    生鱼片    2007年12月24日 16:16

        北爱尔兰,前几年频频出现在世界新闻中,共和军、新芬党、骚乱、汽油弹……但亚欧大陆另一头那座岛上的北部和南部、历史和现实之间到底有怎样的纠葛,许多中国人并不明了。



       在北爱旅行几天,我既没看到蒙面的“机枪士兵”,也没嗅到汽油弹的味道,连警察、军人的影子都难见得到。北爱首俯贝尔法斯特大街上,一个当地人为我们指点餐馆的方向,5分钟后,他干脆穿过几个街区,把我们领到餐馆门前;酒吧里,两个小伙子隔着5米远和我们搭讪,10分钟后,执意要请我们喝杯Guinness;在香侬河边等游船,成群的天鹅、野鸭围在身边,河中心小岛上野生的鸢尾花映衬着夕阳下的古堡;在德里和一座新型酒店的经理聊天,他充满信心地讲述未来吸引游客的计划……



       或许历史的伤痕不那么轻易愈合,但在游客眼中,今天的北爱是安宁的。在安宁之中,超越政治归属、历史纷争的爱尔兰式风情缓缓沁出,或许正因为经历过纷扰和伤痛,风情更加悠远和浓烈、意味深长。
 

                              



唯一有边境气质的标志是房车上卖焰火的广告画



      从都柏林的酒店出发前,我特意把护照找出来放在随身的包里——从都柏林到贝尔法斯特虽然只有200公里、两个小时车程,但要穿越爱尔兰与英国的边境。我不知道会遭遇什么样的边防检查,我期望有一个很酷的卫兵在我的护照上盖一个入境章。



       英国的全称有点拗口——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其中,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同在大不列颠岛上,北爱尔兰地理上属于爱尔兰岛。1800年,整个爱尔兰岛都被英国吞并,《英爱同盟条约》宣告“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成立。之后100多年,爱尔兰民族独立运动高涨,起义、游击战争不断,英国政府无奈,于1921年签下《英爱条约》,允许爱尔兰岛南部26个郡成立自由邦,享有自治权,这就是今天独立的爱尔兰共和国,而北部6郡仍归属英国。因为人为的割裂,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北爱便麻烦不断。



       过了邓多克(Dundalk),离北爱就不远了,我的心跳有点加快。两年前曾看到CNN报道贝尔法斯特骚乱,穿破牛仔裤的男青年在夜色迷离的大街上向汽车扔自制的燃烧瓶,烟火昏黄,警笛狂闪。英文媒体用“trouble”来表示“暴乱”、“骚乱”,“trouble”和“war”不同,“war”虽然破坏力惊人,但相对迅疾、短暂;而“trouble”却像撒进生活缝隙里的虱子,顽固、持久,难以根除,无时无刻不噬咬着人们的神经,伤口可能细小、隐匿,却难愈合。 



贝尔法斯特是一座被“缩写”的城市,那些被省掉的字母中隐藏着30年的伤痛



        正午灿烂的阳光照耀着贝尔法斯特暗红色的乔治式砖房,Madisons酒店门楣上,有一尊青铜男子头像努力探出红砖墙外,似乎刚从一段阴湿的过往中解脱出来,也要晒太阳。街上露天咖啡座坐满了人,享用简单的午餐和午后的悠闲。阳光下的咖啡时光,这与我想像中的贝尔法斯特毫不相干。Leo指指我身旁的电话亭:“3年前,有一颗炸弹在这儿爆炸,伤到几个人……那个时候,我可不敢开一辆爱尔兰牌照的汽车在贝尔法斯特市区里转悠。”“现在没有任何问题了。”我笑着说,“你甚至可以随时停下来,向别人问路。”对爱尔兰各条道路了如指掌的Leo到了贝尔法斯特就变成路盲,到市政厅短短十几分钟路程,他至少问了3个路人。“是啊!”他拍拍方向盘,狡黠地说:“不过他们的口音太重了点,你们能听明白吧?”



        贝尔法斯特市政厅位于市中心,1888年,维多利亚女王授予贝尔法斯特城市身份,由布门威尔·托马斯爵士设计建造了这座纯白色宫殿。维多利亚女王在贝尔法斯特留下诸多痕迹,城里最繁华的两条街分别叫做维多利亚大街、大维多利亚大街,此外还有女王大学、阿尔伯特纪念钟楼(为纪念女皇的丈夫阿尔伯特王子而建)。1921年《英爱条约》签订后,大量英格兰人、苏格兰人移民到北爱,天主教徒原来的人口优势一去不返。在1973年就北爱归属问题举行的一次公民投票中,来自爱尔兰海另一岸的新教徒占据压倒性优势,将北爱继续留在了英国。坚决主张爱尔兰南北统一的人选择了极端的抗争方式——示威、游行、暗杀、恐怖行动,燃起斗争火焰的第一支组织就是爱尔兰共和军(IRA)。1972年,天主教徒组织大规模游行,抗议英国政府在北爱实行不经审判便可拘禁的政策,途中忽然枪声大作,队伍失控,混乱中英国军队向人群开枪,13人被打死。 此后,IRA迅速准军事化,目标转向“把英国人赶出去”。上世纪70年代,天主教与新教每年都有上百人甚至数百人死于各种暴力活动。1978年2月,IRA在欧罗巴酒店用燃烧弹袭击旅客,12人在烈焰中丧生。几个月后的一天,英军名将蒙巴顿与朋友在游船上狂欢,不料该船已被IRA埋放了炸弹,这位曾策划过印巴分治方案的将军就此葬身鱼腹。在市政厅的博物馆,嵌在地板上的屏幕向我展现着一些黑白色的历史片断,就在这白色宫殿前的广场上,贝尔法斯特的市民,分不出是天主教徒还是新教徒,男人高举着旗帜、横幅,妇女怀抱婴儿,情侣互相依偎,握紧拳头、喊着口号,要求自由与权利。

“上帝的天使在橡树林间的空地上歌唱,每一片叶子上都站着一个天使”


          “是德里,而不是伦敦德里!”Bogside的小酒馆里,一个叫“迪恩”的当地人满脸严肃地纠正我的“政治错误”。伦敦德里原名Doire,是爱尔兰语,意为“橡树林”。公元546年,僧人圣哥伦布为躲避瘟疫,从多尼戈尔来到这里。在濒临弗欧河的小岛上,他看见一整片橡树林,浓绿色的叶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天主教认为橡树是神圣的象征,爱尔兰岛上最早的学者、巫师及流浪艺人叫“德鲁伊”,意思就是“橡树底下的智者”。圣哥伦布满怀欣喜:“上帝的天使在橡树林间的空地上歌唱,每一片叶子上都站着一个天使。”他在这里建了一座修道院。17世纪初,爱尔兰人协会在修道院附近建起一座小型城市,城墙环绕,4个城门拱卫四方。修建城市的钱来自伦敦12个商人的资助,从此,德里的名字前便加上了资助人的前缀,变成伦敦德里。这情形有点像“梅克夫人的肖邦”,或“Von Meck夫人的柴可夫斯基”,在我这个外人看来,也没太大不妥,但这是在北爱,是在曾经骚乱程度丝毫不亚于贝尔法斯特的德里,而且,还是在德里的Bogside。Bogside之于德里,就像西区之于贝尔法斯特。


           1967年,北爱尔兰民权协会发动了一场和平民权运动。这个协会主要是信奉天主教的民族主义者,借用马丁·路德·金领导的民权运动的语汇和标志,希望废除针对天主教徒的特别权力法案。民权运动引起新教徒的反对,拥护英女王的保皇派与民族主义者直接对峙,问题日益恶化。1969年1月,“人民民主”组织从贝尔法斯特到德里的游行遭遇保皇派袭击,骚乱在Bogside到达顶点,“战火”一直燃烧到贝尔法斯特、牛里、斯特拉贝恩,贝尔法斯特天主教街区大部分街道被付之一炬,700多人受伤,1500多人无家可归。1972年1月30日,民权协会不顾政府禁令,在Bogside举行两万人的大集会,遭到英国军队的镇压,13个手无寸铁的天主教徒被杀,18人受伤,这一天,便是U2歌中所唱的“血腥星期天”,也是2002年保罗·格林加斯导演的电影《血腥星期天》、吉米·麦高文的电影《星期天》的原型。此后,北爱局势急转直下,各种准军事组织间的斗争持续了20多年。


           
 


大麦香气中“香侬”颂歌婉转如诉,圣帕特里克身后的密林中精灵出没


       A2号公路风光如画,粗沥青路面的一侧是辽阔的爱尔兰海,另一侧是安特立姆郡绵延起伏如翠毯的拉里贝恩山脉。Leo摇下车窗,把“The Pogues”的CD声音放到最大,在粗犷、沙哑、充满男子气概的“爱式乡村音乐”中,我随着一个个急弯手舞足蹈,快乐得像童话里得到魔法糖果的小孩儿。


        我们正行进在北爱最美丽的一段沿海公路上,the causeway coast在各种关于北爱的旅游指南中都鼎鼎大名,它勾连起卡里克索吊桥(Carrick-a-Rede Rope Bridge)和巨人堤,这两个相距不过15分钟车程的景点,一个是北爱标志性景观,一个是世界自然遗产、号称“全球第八大奇迹”。


        看着车窗外明信片一样的美景,我意识到我们已远离贝尔法斯特。贝尔法斯特代表着版图上属于英国的北爱,代表着30年来骚乱不断、频频出现在国际新闻中、让人紧皱眉头的北爱。“如果爱尔兰能够被拖到大西洋中央并且永远呆在那儿的话,我们所有的人该会多么幸福!”英国历史学者纳米尔曾在一次演讲中这样说,我想,如果他此刻和我们同在一辆车上,看着一样的美景,听着一样的音乐,这个抓耳挠腮的学者肯定会换一种说法。这里不是充满伤痛的“北爱”,这里是美丽的古爱尔兰阿尔斯特省,我在心里悄悄对自己说。沿途的风景、水土、文化展现出的皆是浓郁的爱尔兰情调。风吹过山坡上高可及膝的绿草,黑白相间的牛羊像绣在草地上的活泼的吉祥物,大麦香气中古老的爱尔兰“香侬”颂歌婉转如诉,天涯海角、巨石断崖惊心动魄,圣人帕特里克曾在这片土地上手捧《圣经》前行,他身后的密林中,有传说中的爱尔兰精灵出没……“我们今天的行程很轻松,你们需要做的就是:乖乖坐在车上,脖子一直扭向车窗,然后下车、走路、拍片子、拍片子、拍片子。”Leo笑着在方向盘上敲打出节奏。“现在,下车时间到,带好相机,带上所有的胶卷。”


          我们的第一站是卡里克索吊桥。沿临海的盘山碎石路步行,15分钟的路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就像Leo说的:拍片子、拍片子、拍片子。翻过两座小山头,看到了海风中飘飘摇摇的白色绳桥。四五百年前,阿尔斯特渔民造了这座桥,为的是捕捞三文鱼,桥下的小海峡是每年春天爱尔兰海和北大西洋的三文鱼洄游的必经之路,渔民从吊桥上下网,每次都收获颇丰。夏天风平浪静的,踩着绳索过桥并不觉得特别惊险,据说冬天时海风呼啸,吊桥会呈45º倾斜,胆量稍弱的人根本不敢踏足。轻松过桥,对面是一座半圆形的碧绿色小岛静静矗立在湛蓝的海水中,布满鲜黄色的苔藓,成百上千的白色海鸥在岩石间飞舞,海浪冲向小岛,鲜奶样的泡沫在涵洞中进进退退。

“上帝的天使在橡树林间的空地上歌唱,每一片叶子上都站着一个天使”


          “是德里,而不是伦敦德里!”Bogside的小酒馆里,一个叫“迪恩”的当地人满脸严肃地纠正我的“政治错误”。伦敦德里原名Doire,是爱尔兰语,意为“橡树林”。公元546年,僧人圣哥伦布为躲避瘟疫,从多尼戈尔来到这里。在濒临弗欧河的小岛上,他看见一整片橡树林,浓绿色的叶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天主教认为橡树是神圣的象征,爱尔兰岛上最早的学者、巫师及流浪艺人叫“德鲁伊”,意思就是“橡树底下的智者”。圣哥伦布满怀欣喜:“上帝的天使在橡树林间的空地上歌唱,每一片叶子上都站着一个天使。”他在这里建了一座修道院。17世纪初,爱尔兰人协会在修道院附近建起一座小型城市,城墙环绕,4个城门拱卫四方。修建城市的钱来自伦敦12个商人的资助,从此,德里的名字前便加上了资助人的前缀,变成伦敦德里。这情形有点像“梅克夫人的肖邦”,或“Von Meck夫人的柴可夫斯基”,在我这个外人看来,也没太大不妥,但这是在北爱,是在曾经骚乱程度丝毫不亚于贝尔法斯特的德里,而且,还是在德里的Bogside。Bogside之于德里,就像西区之于贝尔法斯特。


           1967年,北爱尔兰民权协会发动了一场和平民权运动。这个协会主要是信奉天主教的民族主义者,借用马丁·路德·金领导的民权运动的语汇和标志,希望废除针对天主教徒的特别权力法案。民权运动引起新教徒的反对,拥护英女王的保皇派与民族主义者直接对峙,问题日益恶化。1969年1月,“人民民主”组织从贝尔法斯特到德里的游行遭遇保皇派袭击,骚乱在Bogside到达顶点,“战火”一直燃烧到贝尔法斯特、牛里、斯特拉贝恩,贝尔法斯特天主教街区大部分街道被付之一炬,700多人受伤,1500多人无家可归。1972年1月30日,民权协会不顾政府禁令,在Bogside举行两万人的大集会,遭到英国军队的镇压,13个手无寸铁的天主教徒被杀,18人受伤,这一天,便是U2歌中所唱的“血腥星期天”,也是2002年保罗·格林加斯导演的电影《血腥星期天》、吉米·麦高文的电影《星期天》的原型。此后,北爱局势急转直下,各种准军事组织间的斗争持续了20多年。


           
 


大麦香气中“香侬”颂歌婉转如诉,圣帕特里克身后的密林中精灵出没


       A2号公路风光如画,粗沥青路面的一侧是辽阔的爱尔兰海,另一侧是安特立姆郡绵延起伏如翠毯的拉里贝恩山脉。Leo摇下车窗,把“The Pogues”的CD声音放到最大,在粗犷、沙哑、充满男子气概的“爱式乡村音乐”中,我随着一个个急弯手舞足蹈,快乐得像童话里得到魔法糖果的小孩儿。


        我们正行进在北爱最美丽的一段沿海公路上,the causeway coast在各种关于北爱的旅游指南中都鼎鼎大名,它勾连起卡里克索吊桥(Carrick-a-Rede Rope Bridge)和巨人堤,这两个相距不过15分钟车程的景点,一个是北爱标志性景观,一个是世界自然遗产、号称“全球第八大奇迹”。


        看着车窗外明信片一样的美景,我意识到我们已远离贝尔法斯特。贝尔法斯特代表着版图上属于英国的北爱,代表着30年来骚乱不断、频频出现在国际新闻中、让人紧皱眉头的北爱。“如果爱尔兰能够被拖到大西洋中央并且永远呆在那儿的话,我们所有的人该会多么幸福!”英国历史学者纳米尔曾在一次演讲中这样说,我想,如果他此刻和我们同在一辆车上,看着一样的美景,听着一样的音乐,这个抓耳挠腮的学者肯定会换一种说法。这里不是充满伤痛的“北爱”,这里是美丽的古爱尔兰阿尔斯特省,我在心里悄悄对自己说。沿途的风景、水土、文化展现出的皆是浓郁的爱尔兰情调。风吹过山坡上高可及膝的绿草,黑白相间的牛羊像绣在草地上的活泼的吉祥物,大麦香气中古老的爱尔兰“香侬”颂歌婉转如诉,天涯海角、巨石断崖惊心动魄,圣人帕特里克曾在这片土地上手捧《圣经》前行,他身后的密林中,有传说中的爱尔兰精灵出没……“我们今天的行程很轻松,你们需要做的就是:乖乖坐在车上,脖子一直扭向车窗,然后下车、走路、拍片子、拍片子、拍片子。”Leo笑着在方向盘上敲打出节奏。“现在,下车时间到,带好相机,带上所有的胶卷。”


          我们的第一站是卡里克索吊桥。沿临海的盘山碎石路步行,15分钟的路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就像Leo说的:拍片子、拍片子、拍片子。翻过两座小山头,看到了海风中飘飘摇摇的白色绳桥。四五百年前,阿尔斯特渔民造了这座桥,为的是捕捞三文鱼,桥下的小海峡是每年春天爱尔兰海和北大西洋的三文鱼洄游的必经之路,渔民从吊桥上下网,每次都收获颇丰。夏天风平浪静的,踩着绳索过桥并不觉得特别惊险,据说冬天时海风呼啸,吊桥会呈45º倾斜,胆量稍弱的人根本不敢踏足。轻松过桥,对面是一座半圆形的碧绿色小岛静静矗立在湛蓝的海水中,布满鲜黄色的苔藓,成百上千的白色海鸥在岩石间飞舞,海浪冲向小岛,鲜奶样的泡沫在涵洞中进进退退。

更多精彩评论请浏览原文:《北爱尔兰涂鸦解读》   我来说两句
上一篇 瑞士军刀是这样生产出来的(组图) 下一篇 清清淡淡游里昂
  论坛相关热门帖子讨论
主题 关注率 帖主 更新时间
清清淡淡游里昂983生鱼片2007年12月24日 16:14
爱尔兰,漂在大西洋边缘的爱1448生鱼片2008年01月10日 13:19
爱尔兰深呼吸932生鱼片2007年12月24日 16:09
彩树华灯 逛逛德国各地的圣诞市场3436三日月之舞2007年12月22日 12:20
希腊哈尼亚 热情慵懒交织的迷宫1872希意欧2007年11月22日 21:25
走近北极——到瑞典最北的城市去观光1401希意欧2007年11月08日 18:42
重返阿尔卑斯雪场1359itour2007年11月02日 21:2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工信部互联网站备案信息:辽ICP备1000175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辽B-2-4-20100063
中国互联网协会 辽ICP备10001751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