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问吧
旅行家论坛社区
首页 | 焦点资讯 | 行行摄摄 | 美食生活 | 风土人情 | 户外攻略 | 自助游攻略
免费订阅
《旅行家》电子杂志为免费订阅服务。为您搜罗全面的旅游资讯,助您掌握最新的旅游动态。请妥善填写电子邮件,您便会定期收到新的电子杂志。
您的邮箱
您的姓名
纯文字版本
HTML 版本(包括图像)
  
关注度排行
行走在云台山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
行走在云台山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
浮光掠影尼泊尔 伦敦街头秀内衣
浮光掠影尼泊尔 伦敦街头秀内衣
社区精华
网友游记
环游世界
    您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欧洲及俄罗斯、远东地区
爱尔兰,漂在大西洋边缘的爱
发表时间:2007年12月24日 16:13  来源:旅行家论坛  贴主:生鱼片  关注度:
正文字号:[ ]      我来说两句
楼主    生鱼片    2007年12月24日 16:13
                                           


    3200公里海岸线,将爱尔兰岛从大西洋浩瀚的深蓝中清晰地勾勒出来。除了离北美比离欧洲大陆更近的冰岛,这里就是整个欧洲的最西端。走出东部繁华热闹的都柏林,穿过曾被血与火撕扯过的北爱,西海岸呈现出的,是一个最传统、最少雕饰的爱尔兰。



    爱尔兰人说:“当上帝创造时间的时候,已经留出了足够的富余。”所以,活着,是为了用心生活而不是用脚匆忙地赶路。贴着大西洋的锐利曲线寻访凯尔特文明的古老足迹,海风舒缓得像一首18世纪的爱情诗,轻轻熨平心上一些细小的皱纹,海阔天空中,每一步,都让人感知生命的美好。 



别的欧洲国家,教堂特别多,而爱尔兰,酒吧特别多;



他们饮着生命中又一个寻常的夜晚,而我饮着旅途中的一次停驻



        爱尔兰的风光,就像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一样,没有存心想震撼谁的意思,哪里都漂亮,又哪里都不张扬,身处其中时只觉得宁静愉快,离开后才恍然有那么一点想念,就像一部精妙的写实电影,看时波澜不惊,过后偶然想起其中某个细微的情节,忽然泪流满面……所以,在爱尔兰旅行,行程表和导游书都不是必要的,有一张足够详细的地图,找准一个方向,走就是了,不必担心错过的遗憾,也不必费尽心机众里寻她千百度,只须享受当下,相信你正在走的这条路就是最好的。放弃了功利式的寻找和期待,更容易发现在那些“轰轰烈烈”的旅行中常常被忽略的细微之美。



        Belcoo坐落在北爱和爱尔兰西部的边界线上,是一个小镇,只有一条主要街道,街的一侧是住宅区,包括一家小旅馆和一个小超市,另一侧是浩浩荡荡的草地,生长着几棵树冠延伸达十几米的参天大树,树下立着小木桌,午后端一杯咖啡在这儿冥想或写点什么,想必相当惬意。难怪爱尔兰盛产作家,连一个小镇子都有绝佳的“工作空间”。草地连接着一片荒凉的湿地,踩上去像弹簧垫子一样柔软,各色无名野花在齐膝高的草丛间盛放,引领我们的脚步走向一片宁静开阔的湖水,湖对岸的小丘上长着一排探头探脑的灌木丛。爱尔兰西部的很多风景原始、天然,因为少人打扰,常带着些灵异之气,让人很容易相信夜深时湖边会有一群绿色的小精灵在月光下跳舞,日出时湖水又悄悄抹平她们细小的脚印……



        晚餐前我们要了一瓶红酒,穿过马路,坐在草地边矮矮的石墙上喝酒聊天,一棵大树浓密的枝叶伞盖一样笼在我们身后。路上没有一辆车经过,不用担心吸入尾气。



       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闲逛,以至于一家院子的主人好心地问我是不是迷路了。小镇另一头的山脚下有一排住家,拐角一间用木条和花边窗帘装饰的小房子上写着:Eamon’s Piano Bar。在别的欧洲国家,总觉得教堂特别多,而在爱尔兰,酒吧特别多。德国大作家海因里希·伯尔在《爱尔兰日记》中感慨:“在6英里的距离中没有一家酒馆是罕见的现象。”推门进去,灯光昏暗,吧台和几张小桌子都是用厚重的深褐色木头打成,墙上有乡村风格的浅色花纹,挂着老照片,有点像十八十九世纪人家的起居室。围坐在吧台前的七八个人齐唰唰地转过头来盯着我,我倒坦然地径直走向吧台坐下,向老板要了一杯Guinness。 



在街道拐角和“爱尔兰的灵魂”相遇;



“这世界不曾有人相爱过,除了你和我”



        小城斯莱戈(Sligo)是我学生时代的偶像叶芝的故乡,是一座“叶芝城”。在世界文坛,叶芝的名气比乔伊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很多人并不知道他是爱尔兰人,而把这份荣誉归到了英国人名下。同样的误会也发生在爱尔兰其他著名作家身上:乔纳森·斯威夫特,王尔德,萧伯纳,贝克特……



         哪个文学青年没爱过叶芝呢,尤其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这位天才29岁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情诗:“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者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2001年,当“水木年华”乐队第一次唱着由这首《当你老了》的意境衍伸而成的流行歌感动80后小女生的时候,叶芝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半个多世纪了。叶芝的爱情诗被视为“20世纪最美丽的文字”,1992年风靡世界的爱情小说《廊桥遗梦》中,男女主人公就曾用叶芝的诗来调情,而叶芝自己的爱情故事,却充满了忧伤、绝望和单相思。



        1889年1月30日,23岁的叶芝遇到了22岁的美丽女演员茅德·冈(Maud Gonne),宿命般地一见钟情:“她伫立在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叶芝向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求爱,遭到拒绝,此后,他锲而不舍地追求了整整20年,也被拒绝了20年,直到1917年,才终于对这段痴爱死心,娶了乔治·海德·利斯,这一年他已经53岁。叶芝一生都没有得到茅德·冈的爱,只能将自己的一往情深溶化到诗里,爱的炽热与痛苦化成了无数流传后世的名篇。1923年,由于“他那些始终充满灵感的诗歌,通过高度的艺术形式表达了整个民族的精神”,瑞典国王将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55岁的叶芝,他是世界上第一个获此殊荣的诗人。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茅德·冈曾经说:“世人会因为我没有嫁给他而感谢我的。”但如果叶芝可以选择,他是否宁愿握住一份凡俗的爱情而不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又或者,爱总是因为得不到才燃烧得更加炽烈,也只有得不到方能永恒。

                     



   圣母的光辉和古堡的奢华相距50公里;

可以选择摇滚的方式祈祷,或是古典的方式度假


          这天我们走访了两个看似不相干的地方,一个是位于Knock的圣母显灵教堂,一个是位于Cong的Ashford古堡酒店,相距50公里。


          Knock是爱尔兰的一处宗教圣地,据说曾经有人在此处看到圣母显灵,后来发展成为一个宗教旅游中心,每年有上百万人来到这个西部小城,寻求心灵的安慰,伴随有许多顽疾不治自愈之类的神奇传说。我对宗教和灵异缺乏了解和兴趣,但小城美丽安详的气氛令人愉快,有森林和大片草地环抱,中心街道两边的小店有圣像、烛台,也有各种旅游纪念品。教堂等建筑颇具现代风格,少了惯常的压抑和阴郁,信徒们在白衣神父的带领下静心祈祷,阳光从玻璃幕墙照进来在圣坛上形成一个光环;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虔诚地将手伏在据说可以治愈病痛的石壁上,似乎解脱了身心的压力。


        从教堂出来,听到吉他的声响,一群当地年轻人正在旁边的草地上聚会、弹唱。我突然想起以呐喊的姿态出现的爱尔兰著名摇滚乐队U2。因为经常在歌曲中表现政治和宗教冲突,U2的4名成员曾被称作“4个狂热的反上帝者”,但主唱Bono却说:“我们需要祈祷,如果不,我们就完了。”2006年4月,有1.3万人参与投票,从100句候选歌词中选出U2的歌曲《ONE》中的一句,作为“英国最受欢迎的歌词”:One life, with each other, sisters, brothers”(同一种生命,相互依存,姐妹们,兄弟们)。离经叛道的“枪与玫瑰”乐队的主唱Axl Rose听到《One》后曾写了一封信给Bono,说这首歌给了他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女歌手O'Connor以特立独行闻名,曾以光头示人,撕毁教皇画像,但她在1994年出版的唱片《Universal Mother》中却说:“这张专辑是一个爱尔兰祈祷者的奉献。”一直觉得爱尔兰的音乐存在一种潜在的宗教般的心灵启示,他们“祈祷”的方式可能不同,却同样是在试图帮助人们重建信仰,而这种信仰的根基就是不息的民族传统,U2说:“爱尔兰就像是一个暴风雨中的庇护所……一个成功的乐队需要有自己的根,一个能够永远呆下去的地方。”


        Ashford古堡酒店位于Knock西北50公里,走进酒店时正赶上一对夫妇在办理入住手续,他们已经第三次到这里度假了,包括全套高尔夫球装备在内的行李堆满了半个大堂。在这家酒店住过的王室、政要、名流、明星可以拉出一个长长的单子:摩纳哥国王、爱德华王子、里根总统、英国首相布莱尔、乔治·艾略特、U2乐队、约翰·韦恩、伍迪·艾伦、杰克·尼克尔森、布拉德·皮特……房价不算贵,春秋季湖景房350欧元上下,最旺季时450欧元上下,一般爱尔兰家庭也能承受得起。酒店1928年开始营业,古堡本身有数百年历史,但这家五星级酒店最奢侈的并不是老城堡,而是周边的美景:1500平方公里的园子,开车也要绕半天;紧临爱尔兰第二大湖Lough Corrib,湖景“6000年不曾改变”;还有一条天鹅游弋的“护城河”环抱,颇具古典气质的风景与时下最时髦的绿色生态度假理念丝丝入扣。 
      


在大西洋边缘站成一幅剪影,离悬崖0.5米,离天堂0.5米;


凯尔特人的爱情故事飘在海风里


        6月的爱尔兰西部:10:00才陆续有行人出现的小镇、21:30还恋恋不肯落山的太阳、每天至少一次与美景相伴的户外野餐、酒吧夜夜笙歌的“类嬉皮生活”、爱聊天爱讲故事的爱尔兰人、以及在多雨的爱尔兰极为难得的连续一周灿烂大晴天……将我们宠成了标准的“度假动物”。前往阿伦群岛(Aran Islands)的游船上,我听天由命地挤在几个背着大旅行包的都柏林人和一群德国大学生中间,等着看这个西海岸名气最大的度假小岛会带给我们的新惊喜。


        阿伦群岛包括3个主要岛屿,其中最大的是伊尼斯莫岛(Inis Mór)。游船码头一带,和世界上任何海滨度假区一样,有旅馆、餐厅、酒吧、商店、游客中心,但并不喧闹。停在小小的三岔路口等待客人的古式马车让时光一下子倒退了好多年,车主并不太招徕生意,愿者上钩。


        一出码头区,岛上的原始气息就显露无遗,农舍散布在公路两侧,一道道低矮的石墙划分着田地的疆界,路边时而出现一头壮硕的奶牛,时而凸起一座孤零零的凯尔特十字架,眼尖的导游指给我们看近海的两个小黑点——那是两只海豹。除了三三两两骑自行车的游客,很少看到当地人。据说这里保留着爱尔兰最原汁原味的凯尔特人生活,这片略显荒凉的土地在游客眼中是迷人的风景,对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却可能意味着长久的寂寞和艰辛。爱尔兰导游Leo不无担心地说:“随着名气的增长,这个小岛可能会开发过度,现在它已经是西海岸商业气息最浓郁的旅游地了。”


        车子把我们放在一个小山脚下,导游说山上有一座2000多年历史的堡垒遗址,我们有半小时可以上去看看。沿途是无数西海岸常见的石墙,组成迷宫一样的石头阵,“爱尔兰墙上的石头足够建造一座巴别塔”,海水的颜色就在石墙的尽头若隐若现。有个金发MM从山上下来,我向她打听景色如何。MM张大嘴巴说:“Wonderful!”以为她不过是随口夸张罢了,心不在焉地爬完最后一段山路。不出所料,堡垒没什么可看的,就是一个由更加壮观些的石墙组成的废墟。但是,这座废墟是建在悬崖边儿上的,第一眼望出去整个人就呆掉了,嘴巴无声地划了一个大大的O字——刀削般的悬崖,带着黄色的斑斑苔藓,柔绿色的海水在脚下几十米深处缱绻,海鸥像一个个白色的光点在翻飞,耳边的潮声仿佛来自遥远……山上十几个人,都各自选择一个角度安静地享受这一切。小心地走到一堵崖壁的尽头,大西洋离我不到半米,伸手出去仿佛可以搭到天边,几千公里之外的那一边是纽约。靠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个世纪的灰色石头,看海岸以粼峋的曲线走向无穷远。我想,若有翅膀,必以为这里是天堂。一对情侣相拥着在崖边站立,或许在默默许下海誓山盟。我想,这片大海想必已听过太多誓言,各种语言的,大概都是“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一类。

可以选择摇滚的方式祈祷,或是古典的方式度假


          这天我们走访了两个看似不相干的地方,一个是位于Knock的圣母显灵教堂,一个是位于Cong的Ashford古堡酒店,相距50公里。


          Knock是爱尔兰的一处宗教圣地,据说曾经有人在此处看到圣母显灵,后来发展成为一个宗教旅游中心,每年有上百万人来到这个西部小城,寻求心灵的安慰,伴随有许多顽疾不治自愈之类的神奇传说。我对宗教和灵异缺乏了解和兴趣,但小城美丽安详的气氛令人愉快,有森林和大片草地环抱,中心街道两边的小店有圣像、烛台,也有各种旅游纪念品。教堂等建筑颇具现代风格,少了惯常的压抑和阴郁,信徒们在白衣神父的带领下静心祈祷,阳光从玻璃幕墙照进来在圣坛上形成一个光环;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虔诚地将手伏在据说可以治愈病痛的石壁上,似乎解脱了身心的压力。


        从教堂出来,听到吉他的声响,一群当地年轻人正在旁边的草地上聚会、弹唱。我突然想起以呐喊的姿态出现的爱尔兰著名摇滚乐队U2。因为经常在歌曲中表现政治和宗教冲突,U2的4名成员曾被称作“4个狂热的反上帝者”,但主唱Bono却说:“我们需要祈祷,如果不,我们就完了。”2006年4月,有1.3万人参与投票,从100句候选歌词中选出U2的歌曲《ONE》中的一句,作为“英国最受欢迎的歌词”:One life, with each other, sisters, brothers”(同一种生命,相互依存,姐妹们,兄弟们)。离经叛道的“枪与玫瑰”乐队的主唱Axl Rose听到《One》后曾写了一封信给Bono,说这首歌给了他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女歌手O'Connor以特立独行闻名,曾以光头示人,撕毁教皇画像,但她在1994年出版的唱片《Universal Mother》中却说:“这张专辑是一个爱尔兰祈祷者的奉献。”一直觉得爱尔兰的音乐存在一种潜在的宗教般的心灵启示,他们“祈祷”的方式可能不同,却同样是在试图帮助人们重建信仰,而这种信仰的根基就是不息的民族传统,U2说:“爱尔兰就像是一个暴风雨中的庇护所……一个成功的乐队需要有自己的根,一个能够永远呆下去的地方。”


        Ashford古堡酒店位于Knock西北50公里,走进酒店时正赶上一对夫妇在办理入住手续,他们已经第三次到这里度假了,包括全套高尔夫球装备在内的行李堆满了半个大堂。在这家酒店住过的王室、政要、名流、明星可以拉出一个长长的单子:摩纳哥国王、爱德华王子、里根总统、英国首相布莱尔、乔治·艾略特、U2乐队、约翰·韦恩、伍迪·艾伦、杰克·尼克尔森、布拉德·皮特……房价不算贵,春秋季湖景房350欧元上下,最旺季时450欧元上下,一般爱尔兰家庭也能承受得起。酒店1928年开始营业,古堡本身有数百年历史,但这家五星级酒店最奢侈的并不是老城堡,而是周边的美景:1500平方公里的园子,开车也要绕半天;紧临爱尔兰第二大湖Lough Corrib,湖景“6000年不曾改变”;还有一条天鹅游弋的“护城河”环抱,颇具古典气质的风景与时下最时髦的绿色生态度假理念丝丝入扣。 
  


在大西洋边缘站成一幅剪影,离悬崖0.5米,离天堂0.5米;


凯尔特人的爱情故事飘在海风里


        6月的爱尔兰西部:10:00才陆续有行人出现的小镇、21:30还恋恋不肯落山的太阳、每天至少一次与美景相伴的户外野餐、酒吧夜夜笙歌的“类嬉皮生活”、爱聊天爱讲故事的爱尔兰人、以及在多雨的爱尔兰极为难得的连续一周灿烂大晴天……将我们宠成了标准的“度假动物”。前往阿伦群岛(Aran Islands)的游船上,我听天由命地挤在几个背着大旅行包的都柏林人和一群德国大学生中间,等着看这个西海岸名气最大的度假小岛会带给我们的新惊喜。


        阿伦群岛包括3个主要岛屿,其中最大的是伊尼斯莫岛(Inis Mór)。游船码头一带,和世界上任何海滨度假区一样,有旅馆、餐厅、酒吧、商店、游客中心,但并不喧闹。停在小小的三岔路口等待客人的古式马车让时光一下子倒退了好多年,车主并不太招徕生意,愿者上钩。


        一出码头区,岛上的原始气息就显露无遗,农舍散布在公路两侧,一道道低矮的石墙划分着田地的疆界,路边时而出现一头壮硕的奶牛,时而凸起一座孤零零的凯尔特十字架,眼尖的导游指给我们看近海的两个小黑点——那是两只海豹。除了三三两两骑自行车的游客,很少看到当地人。据说这里保留着爱尔兰最原汁原味的凯尔特人生活,这片略显荒凉的土地在游客眼中是迷人的风景,对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却可能意味着长久的寂寞和艰辛。爱尔兰导游Leo不无担心地说:“随着名气的增长,这个小岛可能会开发过度,现在它已经是西海岸商业气息最浓郁的旅游地了。”


        车子把我们放在一个小山脚下,导游说山上有一座2000多年历史的堡垒遗址,我们有半小时可以上去看看。沿途是无数西海岸常见的石墙,组成迷宫一样的石头阵,“爱尔兰墙上的石头足够建造一座巴别塔”,海水的颜色就在石墙的尽头若隐若现。有个金发MM从山上下来,我向她打听景色如何。MM张大嘴巴说:“Wonderful!”以为她不过是随口夸张罢了,心不在焉地爬完最后一段山路。不出所料,堡垒没什么可看的,就是一个由更加壮观些的石墙组成的废墟。但是,这座废墟是建在悬崖边儿上的,第一眼望出去整个人就呆掉了,嘴巴无声地划了一个大大的O字——刀削般的悬崖,带着黄色的斑斑苔藓,柔绿色的海水在脚下几十米深处缱绻,海鸥像一个个白色的光点在翻飞,耳边的潮声仿佛来自遥远……山上十几个人,都各自选择一个角度安静地享受这一切。小心地走到一堵崖壁的尽头,大西洋离我不到半米,伸手出去仿佛可以搭到天边,几千公里之外的那一边是纽约。靠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个世纪的灰色石头,看海岸以粼峋的曲线走向无穷远。我想,若有翅膀,必以为这里是天堂。一对情侣相拥着在崖边站立,或许在默默许下海誓山盟。我想,这片大海想必已听过太多誓言,各种语言的,大概都是“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一类。

沙发    含泪微笑    2008年01月10日 13:19
好美的地方啊!
更多精彩评论请浏览原文:《爱尔兰,漂在大西洋边缘的爱》   我来说两句
上一篇 清清淡淡游里昂 下一篇 爱尔兰深呼吸
  论坛相关热门帖子讨论
主题 关注率 帖主 更新时间
爱尔兰深呼吸932生鱼片2007年12月24日 16:09
彩树华灯 逛逛德国各地的圣诞市场3436三日月之舞2007年12月22日 12:20
希腊哈尼亚 热情慵懒交织的迷宫1872希意欧2007年11月22日 21:25
走近北极——到瑞典最北的城市去观光1401希意欧2007年11月08日 18:42
重返阿尔卑斯雪场1359itour2007年11月02日 21:20
中东:赴一场沙漠中的盛宴1273三日月之舞2007年10月19日 17:20
圣胡安老城里五彩生活1250三日月之舞2007年10月18日 09:1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工信部互联网站备案信息:辽ICP备1000175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辽B-2-4-20100063
中国互联网协会 辽ICP备10001751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