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问吧
旅行家论坛社区
首页 | 焦点资讯 | 行行摄摄 | 美食生活 | 风土人情 | 户外攻略 | 自助游攻略
免费订阅
《旅行家》电子杂志为免费订阅服务。为您搜罗全面的旅游资讯,助您掌握最新的旅游动态。请妥善填写电子邮件,您便会定期收到新的电子杂志。
您的邮箱
您的姓名
纯文字版本
HTML 版本(包括图像)
  
关注度排行
行走在云台山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
行走在云台山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
浮光掠影尼泊尔 伦敦街头秀内衣
浮光掠影尼泊尔 伦敦街头秀内衣
社区精华
网友游记
环游世界
    您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华中地区
徽游记 (皖南古村落游记+攻略)
发表时间:2007年09月12日 08:44  来源:旅行家论坛  贴主:tty756  关注度:
正文字号:[ ]      我来说两句
楼主    tty756    2007年09月12日 08:44
  题记
    徽州于我是一个梦。近乡情更怯,同梦的距离近了,也是如此,怕聒碎乡心梦不成。然而还是要启航,因为人生就是寻梦。
    
    6月25日
    
    游踪
    上午七点半上汽车,赴歙县。
    如今游人,多半登黄山,匆匆看过西递、宏村,就打道回府。然而我以为,没有去过当年的徽州府城歙县,等于没来徽州。
    车进皖南,扑面而来是一色的水绿山青,如千里画屏。下午一点半,到新安江边歙县汽车站,江对面是古城。出站便有司机揽客,出租车包车一天50元,摩的一天30元,选择后者,摩的司机姓程,棠樾村人,原居雄村。同行的X与他还价,暑日炎天,程师傅在路边耐心解释,最后把回扣数量都报了出来,想他挣钱养家不容易,而且人也十分纯朴,于是上了他的车。
    先带我们在县城小面馆吃了笋干肉丝面,无上美味,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
    
    棠樾
    随后赴棠樾村。约二点半到达
    棠樾村与鲍家花园捆绑售票,欺心。所谓花园,纯粹假古董,没有兴趣,穿过小径去棠樾村。村口有商业街,售工艺品,再深入是村口,鲍氏支祠,世孝祠,清懿堂女祠,牌坊群就在眼前了。
    先游祠堂,梁架粗犷,三雕细腻,美轮美奂。
    祠堂是清代的构建。鲍家极盛于清朝乾嘉年间,扬州盐商,富可敌国(扬州的徽商宅院,只知道维修过的汪氏小筑,不知鲍家的住宅还有遗存否)。从祠堂之精美可遥想当年鲍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日子。
    随后进村,村口有简朴的明代古宅,鲍氏祖坟,存爱堂。跟着别人的旅行团蹭听讲解,匆匆走了一遍,又折回,寻找保艾堂。
    “保艾堂”是系清代盐商鲍志道营建,当年号称江南第一大宅,一百零八间堂屋,三十六个天井,占地七亩。寻寻觅觅,在村子一角找到保艾堂的砖雕门楼,高敞雄浑,而大门紧锁,失望。绕到西廊,一狗安睡地上,有一小门,折进去,看到保艾堂第二进遗构,山墙上有当年建筑的痕迹,破败。老奶奶和女儿在屋里聊天,询问能否餐馆,老奶奶欣然引导进门。有一大狗,凶,露齿相向,老奶奶打了他几下,不情不愿的闪过一旁,注视着我们。
    穿过门廊,便是保艾堂正厅,梁架清旷,一色的白果树木料,不饰雕琢(也许已被毁,但是梁架均是本色,不同于宏村梁架的精雕细镂,所以此处有雕刻也只会在雀替上,感觉反而有明代的简约风格。)
    老奶奶对我们很有好感,夸赞之后,诉说往事(老奶奶姓李,河南许昌人),关于她的丈夫。遗憾,未问其人之名,保艾堂的最后一位男主人。
    
    鲍先生青年时入军官学校,内战时驻扎河南,与李奶奶结合。后部队南撤,欲赴缅甸,在贵州盘县被刘伯承部追上,投诚。刘伯承器重鲍先生,多次邀请鲍先生入其麾下,鲍先生坚守一臣不事二主的信念,沉思多日,婉拒,又舍不得家乡故宅,未去台湾,回乡。
    二十五岁,鲍先生人生的飞扬之路断送了。土改,鲍先生是反动军官,地主恶霸。曾经接受鲍家施舍的佃农批斗地主恶霸,住进了保艾堂,拆木料卖钱。
    鲍先生去世前,年年不忘的还是保艾堂,依据记忆制作了祖宅的模型,陈列于大厅一侧,从模型上,我们依然看到一百零八间堂屋,三十六个天井……
    鲍先生的一生,从功利的角度看,是失败的一生,老奶奶的回忆,充满了假设,如果鲍先生加入刘伯承部,也许保艾堂能保全;如果鲍先生去台湾,也许他的人生能保全;如果……
    然而人生没有如果。我在鲍先生的身上,看到了传统士人精神的最后遗存,就像黄仁宇笔下的海瑞,处处碰壁,格格不入,晚年的他郁郁不得志,在海南闲居,但是,他身体力行,将儒家的道德力量彰显在南海之尽头。
    同样的,鲍先生经受的苦难更重,失落更沉痛,甚至不为人所知,但是他将传统道德的精神力量,发扬在皖南山间的村落中。
    
    回来在网上查找,只有一点相关的线索。
    光绪三十年1905,最后一个从扬州卷铺盖走人的盐商是棠樾人氏鲍镜清。
    生有一女一子。鲍少爷十五时与家中女婢私通,生有一子。
    鲍镜清命官家将男婴丢弃于山野,婴儿为邻近村民洪老沛认养,取名为洪聿修,视为己出。
    五年后,民国二十年1931,鲍镜清去世时,鲍家无后。由管家与洪家协商,洪聿修更名为鲍洪聿修,外称鲍氏血脉,洪家义子。
    
    老奶奶的丈夫,应出生在1925年左右,与网上资料对照,可能他就是这位鲍洪聿修。
    鲍先生的一生,反映了传统士人精神在二十世纪中国的遭遇,真是珍贵的历史记忆。可惜之前没有了解,也没有准备。鲍先生过时多年,李奶奶也年事已高,非常希望与历史专业或对历史深有研究的同学结伴,再赴棠樾,为李奶奶做口述历史的记录工作。
    
    与老奶奶作别,从保艾堂出来,此时那凶狗也放心离去。再去存养山房与欣所欲斋,精美典雅,富有园林风格。
    出村观赏牌坊群,几座牌坊新换了柱子,不协调。
    
    渔梁
    回程,住渔梁,省了门票钱。渔梁距县城极近,练江边。渔梁古坝与古街是其精华。
    程师傅带我们找旅店,一家客满,至第二家,X与老板娘还价,方知道该大妈就是网上盛传的张美凤,真是踏破铁鞋。于是决定住下,晚上吃的面片,当地的小菜。张大妈让我拿上电筒,于是逛渔梁古街,走走停停,摸黑闯入当年的货栈,蝙蝠在头上扑簌簌地飞。
    躺在渔梁古坝上,江声浩荡,明月清风无限。一对父子坝上捉螃蟹,跟上去,才见到近水处的情趣,小鱼,小螃蟹,奇怪的小生物,怡然自乐。
    
    感想
    歙县县政府有钱建假古董,所谓的徽商大宅院,没有钱维修保艾堂这样的真古董。
    如果要维修保艾堂,只需把新建筑拆除,将围墙连接成片,保持原来建筑群的规模即可,不要建假古董,至少我们可以看到近五十年徽州大族住宅的变迁。
    
    建议
    1 来徽州之前一定要做好功课,否则会遗漏景点,或者游览后一无所得。
    2 游览时可以不用请导游,游人团队众多,完全可以蹭听解说。
    3 多向村内老人打听,可以了解村落的历史。
    
    第一日花费
    车票(合肥-歙县) 85元
    包车(摩的)半天 15元 (程师傅手机13855925257)
    笋干肉丝面 4元
    棠樾门票半价 40元
  6月26日
  早上错过了练江日出,在渔梁坝上漫步,老船夫向我介绍大坝的历史,风光,希望我们能坐他的船。回旅店,吃早饭,石头饼,小菜,稀饭。不仅饱,而且胀,美味。上程师傅的车。
  
  唐模
  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唐模。
  民谚云:唐模棠樾,饿死情愿。
  车到唐模,村口确实风景秀丽,大槐树,沙堤亭,同胞翰林坊,顺着檀干溪一字排开。同胞翰林坊精雕细刻,造型雄浑,无论体积还是工艺,都超过棠樾的七个牌坊。——棠樾牌坊群胜在集中,按“忠孝节义节孝忠”的次序排列,从明永乐直到清嘉庆,才凑全。
  村中石板路沿着檀干溪伸展,浓荫匝地,水声潺潺,好风光,不久便走到檀干园,系当年村中许姓商人孝敬母亲的礼物,仿西湖风光,以补偿母亲年老,不能一游杭州的遗憾。园林建筑精巧细致,楹联也富有情趣。
  出园,重上石板路,浓荫褪去,平旷处,一片建筑废墟,系许氏宗祠,只留下旗杆石,大门砖墙与后寝,在维修中。其实废墟也是很有风味的,富有沧桑感。
  再向前就是民居了,分列檀干溪两岸,有古银杏,廊桥,水街,可惜水街所剩无多,没有西塘那样的风致,两岸建筑也有许多系新建,虽然模拟了古宅风格,终究不协调。水街尽头,是许氏支祠孝义堂,木雕门楼精美,堂内一老人和中年人在制作拓片。
  本来知道檀干园的镜亭里有历代名家书法的碑刻,但是刚才铁将军把门,不得入,原来需要导游开锁,只因为我们没有花钱。老人姓许,他制作的拓片,依据的就是那些碑刻的复制品。许爷爷介绍说,许家先人钱财与品味兼具,收藏了苏黄米蔡,赵子昂,倪云林,八大山人,查士标等宋元明清名家的真迹,为存之久远,勒石刻碑,收藏在檀干园中,如今苏黄米蔡的碑已被国家文物局禁止制作拓片,许爷爷打开抽屉,我和X欣赏了原碑的拓片,我尤其喜欢黄山谷的那幅字。
  这些碑刻也是历尽坎坷。当年曾国藩路过棠樾,看到碑刻,深为喜欢,打算带回湖南,后来担心途中毁损,作罢;国民党某君将领,也对碑刻倾心,多次施压,也未能成功;于右任也对碑刻大加赞赏。后来,党的工作队来了,破四旧,要毁掉碑刻,历年的村干部阳奉阴违,保住了碑刻,然而一个一个丢了乌纱,受了罪。
  许爷爷说,唐模的文风,棠樾望尘莫及。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天天镜亭临摹碑刻,仰着头,脖子都酸痛。许爷爷给我看他曾祖父留下的印章,阳刻“笔耕为雅”四字,他说还有另一枚印章,小时候不懂得,损毁了,被父亲痛打一顿。许爷爷是老三届那一代人。
  还有,还有我就没有问了。从许爷爷身上,我看到徽州传统书香社会的变迁与现代遭遇。曾经,他如同历代的文人子弟一样,临碑,读诗书,但是时代注定他不能重走先祖的道路,中举,或者耕读,吟诗作画,不能,时代不同了。如今他受雇于旅游公司,制作拓片,以为旅游纪念品,而他的顾客,大多不知道苏黄米蔡之名。一个旅游团的广东小孩子手拿玩具木头斧子,许爷爷说,玩这个干什么啊,你应该买毛笔啊,要学写字啊。
  他的女儿在一边帮忙,他外孙女的画作挂在一侧墙上,国画牡丹,没有文人气的艳丽牡丹。
  最后游览了末代进士许承尧的旧居,据许爷爷说,已经十不存一了,现存的住宅只是一个角落,清旷闲雅,富有文人气,那一个角落的文人气。
  
  
  呈坎
  中午到达呈坎村。
  吃完午饭,天气炎热,游人稀少,于是找了导游带路,先去了宝纶阁。早就知道宝纶阁的大名,真到看到了实物,还是震撼。明代遗构,前半部仿曲阜孔庙,石雕精美,处处雕龙(似龙而非龙),前厅高敞,甚至超过故宫里的次要建筑。厅内四根楠木柱极粗,正中匾额由董其昌题写,极大,门窗极高,门槛也有一米,然而无论梁架柱石,均毫无雕饰,门窗只是格子图案。
  迈过后门门槛,便是后寝,宝纶阁,与前厅反差极大,面阔十一间,二层建筑,雕梁画栋,彩画绚烂,真是山高皇帝远,僭越都不足以形容。于是问了导游许多问题,她奇怪我是不是学建筑的。
  呈坎人似乎喜欢高层建筑,民居里也有八座三层建筑。看了两座,都是明代遗构,简单大方——明代建筑与清代建筑的区别就如同明代家具与清代家具的区别,一简约,一繁复。呈坎明代民居极多,还有几座豪宅不对外开放。
  呈坎村极大,路极繁复,号称108条巷子,随导游走完一圈,依然有许多地方未到。
  后来程师傅带我们去了长春大社,谷神庙与土地庙的结合,斗拱粗放,是宋元的作法。建筑近年修缮过,是美国安思远先生捐助,我还知道他捐资修缮了西溪南的老屋阁和绿绕亭。我们的富豪和政府做了些什么呢?
  又看了几间民居,依然有遗漏,于是重新出发,但是路太绕,走几步又回到了原地,已毁的文献祠。和许氏宗祠一样,只余下大门与后寝,杂草丛生的废墟,一头牛在大门里吃草。
  
  按照建筑的量与质而言,呈坎确实是徽州第一,拥有宋元风格的结构,明代遗存众多,且体量大,然而呈坎的环境,比西递、宏村要差很多,村落风格不协调,新建筑很突兀,服务设施不完善,有钱不用在刀刃上,在村口修了个不伦不类的新水口。歙县的古村落,数量比黟县多,但是保存得差,呈坎算是比较好的,有世界遗产的潜质,实在需要很好的规划,否则永远是璞不是玉。
  
  徽州府城——歙县
  虽然我的地理知识还算不错,但是竟从不知道歙县古城居然是在山坡上,难怪没有高层建筑和公交车,很不错。其实古城也是要门票的,但是从呈坎回来已经是5点半,无人看守了,于是仔细观赏了许国石坊,确实无与伦比,至于许国其人,我的了解也仅限于《万历十五年》。
  又游览了斗山街。斗山街的环境比呈坎好的多,有新建筑,但是外墙保持了古代风格,整体氛围一致,高低错落的马头墙,实在是富有韵律的景观。
  
  渔梁
  晚上回到渔梁,吃晚饭。张大妈为我们准备了蕨菜,芋头,笋干烧肉,美味。
  又到坝上游憩,白天涨潮,水里涌来许多小虾,活蹦乱跳。我打着手电筒,让X在水边为爬到坝上的小螃蟹拍照,拍完就把它推下水去。
  月黑风高,两山寂静,唯有江声依旧浩荡,想到了东坡居士的《赤壁赋》。
  
  第二日花费
  午饭 65元
  包车(摩的)全天 30元
  唐模门票半价 35元
  呈坎门票半价 35元
  呈坎导游费 10元
  
  午饭超支了,在呈坎村口的饭店,黑点,没有明码实价,我们问了三个菜,一个冬瓜汤价签没问,最后居然是二十五,我在城里也没有见过如此值钱的冬瓜汤,而且每种菜分量极少,味道也不好,尤其不爽。X与老板娘还价,无动于衷,有恃无恐。是此次旅行唯一的不愉快。
  两天的经历,让我感受到徽州民风的纯朴可爱,唯独此处饭店,当然我们也是失误。提醒诸位驴友,千万不要在呈坎村口(宝纶阁)一侧第一家饭店吃饭。老板娘与老板的儿子也在一旁,高中生吧,想到他将来也会是这样的人,一叹。
  6月27日
  宏村
  在唐模的时候,向许爷爷寻求建议,我们第三天去哪里好。原来的计划是许村或者雄村,许爷爷说还是去宏村、西递吧,不会后悔的。
  宏村、西递都在黟县,偏远,所以保存得好。
  26日晚上下起大雨,日出又看不成,决定去宏村,宏村水系发达,雨天适合观赏。程师傅送去汽车站,在屯溪转车,去黟县,再转去宏村。
  车到宏村,雨正大,南湖,远山如烟,村庄宛若水墨画图。
  宏村的环境比去过的棠樾、唐模、呈坎、渔梁都要好,虽然有新建筑,但是外观上至少保持了古风。先顺路走到村中央的月沼,雨天,人不多,一老爷爷唱着自编的民歌,介绍自己的经历。他以民歌闻名,曾经被多家媒体报道,又推销他自己做的糯米饼,有芝麻与豆沙两种口味。我们不免有些踌躇,老爷爷说才一块钱一个,于是买下来,也没准备吃。老爷爷说一定要当着他的面吃,味道一定好吃,才打了开,确实是美味,形容不出,虽然是糯米,一点也不糯不腻。老爷爷姓卢,住在不远的卢村,每天早晚各做一次芝麻饼来宏村出售。看老爷爷的意思,并不为了钱,而是渴望认同,老爷爷随身带着各报纸对他的报道,很是自豪。我为自己的踌躇感到些许惭愧,现代社会的虚伪让我们处处提防。下次去宏村一定还要买老爷爷的糯米饼,芝麻的比较好吃。
  随着别人的团队绕村子一周,看了主要景点,线路在承志堂结束。承志堂系清代商人毫宅,占地广,雕梁画栋到繁复的地步,典型清中叶以后风格。
  承志堂的木雕尤其精美,当年是公社干部用黄泥包裹,写上最高指示才得以保存。类似的,呈坎宝纶阁的匾额,还有千千万万的古代文物,都是托了最高指示的福,才得以保存。正面山墙上,依然看到“毛泽东思想万岁”的痕迹,呈坎的古桥廊柱上,也遗留着“修正主义XXX”的字样。我以为这也是珍贵的历史遗存,应该传之后世,让后人看看,温良恭俭让的中国人,曾经怎样的疯狂。
  也许农民的平均主义是疯狂的根源?太平天国与文革,是徽州灾难最深重的时代。
  出承志堂,路过一处“草根园”,等于工作坊,一位叫做江海涛的画家在此卖画。江哥祁门人,说得一口京腔,当是北漂过。如今主要画油画,江哥说他想尝试用油画技法来表现徽州古村落,还有他创作的速写,画在黑地彩漆方形木板上,很精致,X斟酌半个小时,选了两个。我买了一本印刷的速写作品集,江哥口中的“非法出版物”,笔法很飘逸,难得。他是一个爱画人,也是一个追梦人。
  又逛了几处民居,宏村民居的风格较单一,不及呈坎丰富多彩,但雕饰丰富多彩。在树人堂买了主人汪先生的书,图片精美。
  雨止,在培德堂,主人买小吃,坐在堂屋里吃素面,油炸豆腐。和一对哥哥姐姐聊天,福州人,自助游黄山,雨大,未能登山。向他们介绍我上个月登黄山的经验,甚欢。老板娘的孙女刚上小学,非常可爱。
  从宏村出来,已经是4点,在南湖流连牌照,溪流涨水。返程,一路无话,累,看远山上白云如带,心想,也只有这样的山水,才能孕育出“米家云山”一般的南派风格。
  
  
  屯溪
  车到屯溪已经快晚上七点,在火车站买票,是晚上十点二十五出发。本来和X发愁出发之前的时间做什么。但是一件意外解决了我们的难题……
  两位外国MM要买30日去青岛的硬卧车票,语言不通,买不上,两个高中生帮忙半天也未果。X英语不错,去帮忙MM查找火车班次。我买完车票,帮她们介绍了去黄山的路线,两位MM感谢加激动,一定要请我们吃饭。于是去老街,在第一楼,担心MM吃不惯,每样都少点了些,最后发现她们不喜欢所有的豆制品,和糯糯的糕点,臭鳜鱼和南瓜饺子还有竹笋烧肉全部吃光光。
  交谈中得知两位MM来自丹麦,自己打工赚钱,准备在中国玩一个月,去了上海,准备再去青岛,北京,还去武汉看丹麦女足的比赛。没敢问年龄,北欧女孩子个子高大,估计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叫做Jenny的MM请我介绍了长城的历史,青岛的建城史,北京的景点,颐和园的历史,随后向她推荐了宏村,写下了中英文对照的路线图和车票钱数,又介绍了黄山登山路线(上个月刚去过)。X给Mette看她买的西递宏村明信片,介绍牌坊,其他也没听清了。聊天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是9点50,X还在和Mette说话,我催了半天才动身。
  晚餐花费105元,Mette觉得很便宜。
  打车去车站,两位MM用丹麦的礼节和我们拥抱作别。
  
  第三天花费
  食宿 140元(2天+早晚餐)(张美凤大妈农家旅馆电话 0559-6539731)
  车票 渔梁-歙县 1.5元
  歙县-屯溪 5元
   屯溪-黟县 10.5元*2
   黟县-宏村 2元*2
  宏村门票(半价) 40元
  素面 4元
  市内打车 10元
  火车票 34元
沙发    大鱼    2007年09月18日 13:57
如果能有点图片就更完美了.
更多精彩评论请浏览原文:《徽游记 (皖南古村落游记+攻略)》   我来说两句
上一篇 三峡红叶 无法言说的美丽 下一篇 暂时没有文章
  论坛相关热门帖子讨论
主题 关注率 帖主 更新时间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工信部互联网站备案信息:辽ICP备1000175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辽B-2-4-20100063
中国互联网协会 辽ICP备10001751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